奶糖_Toffee

通俗狗血,就这样。

论漫威男神与名著兼容性第二弹~

第一弹戳这里

P1 Tony stark 个人
名著——傲慢与偏见
P2 Charles和Loki
名著——包法利夫人
P3 抖森个人
名著——月亮与六便士
P4 幻红
名著——白鲸
P5 EC著名分手事件之“you abonded me. ”
名著——圣诞忆旧录
P6 一美个人.gif
名著——乱世佳人
P7 为P6的图片版本
P8 盾铁
名著——了不起的盖茨比

【锤基】UNDERWATER(他不喜欢女孩)(二)


【锤基】underwater(一)

4.

后来Frigga提议送他们去山下念书,Odin也并没有再反对什么。

他渐渐变得寡言。

他不再出门狩猎,也不再喜欢和他的子民聊天。

他在用自己的方式拒绝“入侵”。

可他拒绝不了岁月走过的痕迹。

他一天天班白的头发,不再强壮的肉体都在于世宣告众神之父正在老去。

世间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如果你不能接受它,就只能被它抛弃。

整个Asgard的人都默默接受了这一事实,固执的人除了Odin,也就只剩Thor了。

他不接受父亲的皱纹和白发,不相信父亲也会老眼昏花。

他记忆里的Odin战无不胜,是部族最伟大的首领,箭无虚发,徒手可以与狼搏斗。

可是又如何。

伪神与神的不同之一便是,伪神可活不了五千岁。

Thor曾经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偷偷问Loki,“迷信是什么意思?”

“就是把假当成真的。”
Loki那时候随口答着。

“老师说,Asgard封闭又迷信,那是真的吗?”
Thor的脚步声停住了,Loki没理他。

“可是神是存在的啊,我父亲是众神之父Odin。”
Thor还在身后不远处大喊着。

“别傻了Thor。”Loki烦躁的回应,“是个人都可以给自己取名叫Odin。就像你也可以叫雷…”

“——不许你侮辱父亲!”

……

那会他们也打了一架,也沾了一身泥。

不同的是,
那时候,有Frigga笑着包容一切。

不同的是,
那时候,Thor不舍得真对他下手。

不同的是,
他当时还叫Loki Odinson。

天已经彻底暗了下来,整个山上只余老宅门口那一点幽幽的昏黄。

Loki有点恍惚的站在门口,他以为他从不怀念那些时光,他的心够冷够硬,他被伤得够彻底。

可人不能选择过去,无论怎么去拒绝,他都是在Asgard长大的孩子。

他没办法假装那些事情不存在。

Thor早就从楼上望见了Loki,他特意到一楼来等着他敲门,却迟迟没有声音。

屋内的昏暗寂静让他开始烦躁,Thor痛恨Loki骨子里的不服输,他就永远没有先低头的时候。

——就像那时候,如果Loki肯承认自己错了,只要他肯那么说,他就会不顾一切原谅他。然后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外面的风雨打得树叶哗啦作响,他回忆起了Loki一身的泥泞——那是他的杰作。

Loki会生病吧。
他从小身体就不好。

Thor坐在火炉前神思涣散。

远处几声狼嗥惊醒了他。

他从壁炉前跳起,给自己找了个正当理由拿着猎枪冲了出去。

不远处有个孤零零的影子。

Loki站在门口,铁栅栏外面。

——可Thor就没锁上它们。

“你要打死我吗?”
Loki的声音里有鼻音。

白天葬礼上一丝不苟的束发完全散开,全纠缠在了侧脸上,小脸上都是泥泞,脏乎乎一片。

Thor叹了口气,他不想让自己表现得那么迫切,可他急匆匆的脚步声还是暴露了他。

他拉着Loki进屋,把他按在了壁炉旁取暖,拿了一个很大很软的毛巾给Loki擦脸和头发。

Loki任他摆弄,直到他感觉自己好点了。

他按住了Thor的手,“我想洗个澡。”

Thor一言不发的把手抽了出来,退了一步。

“可以吗?”
他的声音低低的,像一只在遭受虐待的猫。

“你也这么跟你那些男朋友撒娇吗?”

“我不想吵架。”Loki闭了闭眼睛,不知道自己哪一句听起来像是在撒娇,他连牙齿都在打颤,他很肯定自己没这个精力,“Thor Odinson,请你回答,行或者不行。”

“一楼过去右转。”

Thor把那条长毛巾扔给Loki,然后独自上了二楼消失在转角。

5.
说实话,没进到温暖的屋子里之前,Loki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冷。

他坐在壁炉前面没动。

内心很渴望一个热水澡,
但他没力气,也没勇气。

“金宫”还是老样子。

无论外面怎么变化,只要他一踏回这间屋子里,他就会被封印回父兄阴影之下。

在一个崇尚武力和肌肉的国度,Odin永远只会有Thor这样一个优秀的儿子。

壁炉上方仍然挂着那个大到夸张的兽头,Odin称呼它为“火焰巨人”苏尔特尔。

“那是我哥哥威利和菲拿命换来的。”
当年Odin背对着他和Thor那样介绍着。
“总有一天,你们中会有一个人,同他同我一样,继续为保卫这片土地而战。”

火苗跳跃的光映在了Loki脸上,忽明忽暗。

如今,Thor的的确确是在继续保卫着这片土地。

他过着最原始的生活,拒绝一切现代化的便利,要求整个Asgard以被“同化”为耻。

可那真的是在守护Asgard吗?

柴木烧得噼啪作响,Loki冻得僵硬的肌肉慢慢舒展了一些,最后他蜷缩在那一整张熊皮地毯上睡着了。

凌晨两点,雨水敲打着窗户。

Loki睡得并不安稳。

他梦到了很多旧事。

Sif抱着书本路过教室窗外,发梢扬了起来,男孩们都在吹口哨。

他收到了几封情书,但不是给他的。

新来的物理老师叫Jane,Thor很喜欢她。

还有那个被扒光了衣服的男孩,大家都说他是“娘娘腔”,肯定是个“该死的同性恋”。

领头欺负人的是个一脸雀斑,瘦高个,皮肤苍白的男孩,他做出了一脸恶心的表情,“他碰到我的手了,我会不会被他看上了。”

Loki用一种上帝视角俯视着一切,他却不记得这事究竟是哪一年发生,他拨开人群凑近了去看,那男孩哭得惨极了,他的衬衫被拽掉了两颗扣子,周围有很多细细碎碎的议论声,并不能听得很清楚。

“你叫什么名字?”

那孩子的脸抬了起来。

“Loki Odinson。”

窗外炸起一声惊雷。

他在那个瞬间被拉回了现实。

——这里是“金宫”。

那些事并不是真的。

Loki慢吞吞的坐了起来,冷汗把整件礼服都黏在了他身上,他现在闻起来就像个坏掉的苹果派。

“你哭了。”
Thor背靠着窗户,在闪电残留的炫光中只留一个黑影。

“哦。”

“像个小男孩。”

“嗯。”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

Loki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肩膀,试着站起来,他不应该用那种睡姿,难怪会做噩梦。

“借我件衣服穿,Thor。”

借着壁炉残余的点点火光,他感觉Thor往这边走了一步。

“你做噩梦了。”

“梦见你算噩梦吗?”
Loki不太想讨论这件事。

“你梦见我了吗?”
Thor走得更近了一些,只是Loki还是看不清他的轮廓。

“我没有。”

又一道闪电打过,屋内霎时明如白昼,Loki却被完全笼罩在Thor的阴影之中。

他抬起Loki的下巴,仔细的一点点把他的小脸抹干净,Loki的身子僵硬在了那。

“你其实不太善于说谎,Loki。”

Thor的鼻尖都快碰到他了,Loki控制不住的心跳加快,他用力推着Thor的胸膛,但那一点作用也没起,只有在这个时候,Loki才会觉得,相比于智力,武力并非是完全无用的。

他把头完全侧了过去,Thor又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转回来面对他。

最终Loki摔在了地上,Thor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别那么做。求你。”
Loki用手捂住了脸,刚刚擦干的眼泪又顺着指缝流下,他不算一个爱哭的人,但总在这个人面前软弱。

“放过我吧。”

“你不喜欢这样?”
Loki看不到自己曾经的哥哥现在脸上是什么表情,他也无法想象这句话的含义。

“你不能把我想象成会喜欢所有的男人。”

“可你勾引过我。”

“我不记得。”

Thor慢慢的说,像是在回忆,
“你从小就怕雷声,那天夜里也是这样的暴雨,你跑到我的房间…”

“别说了!”

“…你钻到我怀里,我捂着你的耳朵,就跟小时候一样。然后你说,我好像不喜欢女孩…”
Thor停了下来。

“…我喜欢你。”Loki吸了吸鼻子,声音里都带着哭腔,“你这个骗子。你说你没听到。”

“我现在听到了。”

1.所有图片禁止二传二改。

2.如果有读者朋友写了长评或者画了图,请务必在此处留言或者私信我。@ 我收不到啊…

鞠躬。

之前允诺的文都在慢慢写…
锤基都有三个坑了,然而我还想再开,望天。

【锤基】Underwater(他说,他不喜欢女孩)(一)

刚才忘记发封面了…

1.
Loki很早就知道自己是个gay了。

很简单不是吗?同龄的男孩子都在盯着姑娘的白大腿瞧,他却更偏爱橄榄球​场上那些蓬勃而有力量感的肉体。

Frigga知道的似乎比他本人更早,在某个春天的晚上,温柔的母亲等在了他的房间里,手里拿着他那本《Out 》,封面上的男星正秀着夸张的肌肉。

“我从来无意干涉你的隐私,但这个...早上从你的书包里掉了出来。”

Loki的脸涨红了,低着头不敢看她。

“把头抬起来。自己做过的事,自己选的路,你都得学着去面对。”
Frigga的语气并不严厉,Loki摸不透她的想法。

“妈妈...”他不知要如何解释自己那被突然曝光的隐秘,最终Loki选择先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父亲知道吗?”

Frigga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她看着她那脸庞还尚且存着稚气懵懂的孩子,摆手让他走过来,给Loki的手心里塞了一个东西。

后来的好长一段时间的夜里,Loki都盯着那天Frigga塞进他手心里的东西发呆,一遍遍的回放着母亲从肌肤接触之处递来的潮湿暖意和那句低低的耳语,

“在学会爱人之前,你得先学会保护自己。”

2.

Thor正穿着一丝不苟的黑礼服站在几步之外,他没打伞,雨水顺着他过长的编发滴滴答答的浸进了领子里。

“我以为你在母亲面前多少会正经些。”

不知道过了多久,参加告别会的人都散尽了,Frigga的墓碑前只剩下了一跪一站的两兄弟。Thor才第一次开口,不带任何感情的。

Loki还兀自沉浸在回忆里,怔怔的盯着手里的保险套盒子,早已过期了,却还没拆封。

那年他才十四岁,Frigga不算是非常了解这个群体,她一样怀揣着些许偏见,潜意识害怕Loki会伤害到自己。

奇迹的是,于Loki而言,这样的叮嘱竟然没有任何伤害,他只觉得自己是被爱的,像回到通身浸泡在羊水里的婴儿时期,那样温暖而有安全感。

“Loki,我在跟你讲话。”
Loki最终被Thor加重的音调拉回了魂魄。

“你还是那么自以为是。”Thor的语气冰冷,“这个家因为你支离破碎,从父亲到母亲…就没什么能让你清醒一点吗?”

清醒?

他肯定是不清醒,无论现在还是当年。

Loki捏着手里淋得湿透的纸盒,被冰冷雨水冲击得有些麻木的脑子艰难的转动起来,他并非无法辩解,也不是说不出什么更刻薄的话去回敬,只是他早就吵够了。

何况是这是在Friga墓前。

他匆匆从美国的西海岸赶回家乡,不是为了继续这一场永无止境的纷争的。

“你还是觉得你没错。”

“我不想再提这件事了。”Loki撑着被雨淋得泥泞的土地艰难的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向出口方向行进,黑礼服像破布一样挂在他身上。

Thor快步跟上了他,“你不能离开。明天律师会宣读Frigga的遗嘱。”

Loki的脚步顿了一下,Thor险些撞到他身上,“没必要了。无论是房子,钱,还是继承权,任何一切,跟我这个外姓人都无关。我只想送她最后一程。”

“然后回去继续和你那些不男不女的朋友鬼混吗?”

“Thor Odinson,我最后警告你一次,”Loki倏地转过身去,“别用那个词。”

“呵,不想让别人说,就别那么做啊。”Thor似乎完全没有接收到任何警告,脸上满是戾气,“谁知道你们这样的人是不是西装里面还穿着粉红内裤呢?”

“好啊...”两个成年人几乎开始了跟几年前差别不大的幼稚园级别人身攻击,Loki嚣张的一把拉过Thor的手放到自己的腰带上,“世界上最男人的Thor先生,那你不如自己来看看?”

Thor就跟被烫了手一样的猛地把手抽了回去,力道之大还晃了Loki一下。

为了不扎进泥地里,Loki下意识的扯住了Thor的衣领,Thor为了躲他极力挣扎,最终结果就是两个人双双跌进了泥泞的雨地里。

Thor比Loki爬起来的快,他大概是盯着Loki看了那么几秒,Loki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没来得及继续嘲讽Thor——全世界最男人的Thor怎么在此刻怂了呢?

Thor就已经大步离开了。

3.

Loki慢吞吞的拖着步子往老宅的方向走——Odin喜欢把那叫成“金宫”,在他眼里也就是个房子罢了。他实在没什么别的选择,Asgard这地方根本就没有旅馆,这地方不通火车,没有飞机场,人们也不用汽车。

他更没有一个朋友家可以借住——他在这里就没有朋友。

所以最后他还得回到那个五年前把他赶出家门,逐出族谱的“家”,去恳求他根本不愿意再见一面的Thor殿下收留他一晚,好让他不至于冻死在冰雨中。

金宫在半山腰,Loki离开镇上后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看见那所熟悉的尖顶红房子在郁郁葱葱的针叶林里冒了个头。

路上偶尔还能看见几所废弃的住宅,树苗都从窗户里长出来了,藤蔓压得屋顶几欲坍塌。

再过几年,这里就会是废瓦一堆,没人能知道这里也有人生活过。

Loki往手上哈了口热气,搓了搓冻得发红的手背。

这条路他很熟悉,他和Thor以前经常走。

但也只有他和Thor。

在他很小的时候,附近的人就开始陆续搬走了,当地政府承诺给他们在山下统一修建房子,供水供电供暖,一开始Odin很固执的认为这是外来侵略者的谎言,直到山下房屋真的建成。

理所当然的,有人动心,签了协议。

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Odin怒不可遏,可他没办法阻止人们在更大的利益面前动心。这不是那个属于众神之父的年代,更不是一个以信仰之名能让人卖命的时代。

五十年前,一个徒手可以跟野熊搏斗的男人是个传奇,人人都会奉他为神明,可如今,十岁的小孩子只要拿上猎枪都比他有杀伤力。

Loki回忆着,后来更多的房子修好了,山上的人越来越少,就在不经意间的某一天,Odin发现,除了他们一家,所有人都搬去了山下。

也是那一年冬天,Asgard第一次在黑夜里有了灯光,古老的传统在一夕之间颠覆,Odin站在阁楼从窗口往外看,山下熙熙攘攘,灯火连成线,与空中繁星交相织映,父亲眼中的光彩却骤失。

Loki看得明白。

Odin就在那一刻开始老去。

【锤基】Underwater(二)

土味情话系列之EM组。

小甜饼忐忑的献给太太,来自十八线粉丝的 催更 心意。
@三禾君

论漫威CP与各种名著的兼容性(上)
大概还会有续集。

最近在卡文啊…所以做点图吧。

顺便声明,所有我做的图片严禁挪为商用及私用,不开放lofter内部转载的授权。

这是缺爷在英国脱欧题材新剧里的形象…
忍不住随手P了两张图。

顺便奶一波缺软邻居组。

P6来自于av26415912,抖森给缺爷颁奖,花式夸本尼,各种我为你骄傲,什么你把一个演员能做的都做了之类的。

甜的没眼看,喜欢他俩的话一定要去吃糖!

来自海总的质疑,
“这么甜蜜为什么不接吻!”

加上第一部花絮里基妹那句“give us a kiss?”。

漫威你听到你演员的心声了吗!(。ì_í。)

P2 不忍直视,你要对你弟弟做什么!
P3 皮皮海

来自电影花絮av20053717。

这几天为了重温各种周边,果然有捡漏的糖吃。

MARK会自言自语笑笑说,
“你看,他果然是在跟我恶作剧。”

【EC/霍格沃茨AU】Raven的暗恋日记(系列一)

Raven视角的EC相识。

Charles,Raven,Hank——格兰芬多

Erik,Emma,Shawn——斯莱特林

霍格沃茨AU会有一个系列,都是相对独立又有关联的小故事。

1.

Raven对Erik的暗恋几乎是个公开的秘密。

从她第一天上学见到Erik打魁地奇时发出的那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就宣告了热烈追求的开始。

为此Raven用尽了招数,也拉到了不少斯莱特林的票数。

格兰芬多女孩的热情一般人确实招架不住,只可惜偏偏对方恰好是个足够硬心肠的斯莱特林。

而要问到她哥哥Charles的看法,他其实不太愿意插手青春期女孩的那些事。他每天已经够忙了,忙着写斯内普长到填不满的羊皮纸论文,忙着弄自家院长稀奇古怪的变形课作业,还要忙自己的级长职务...

所以。

“Raven,如果你真的打算对那个叫Erik的男生下迷情剂,而且不想被什么人劝阻的话,起码别让我知道。——你已经在我的寝室里拉着Hank讨论半小时配方了。”

Charles靠在红丝绒帷幔后面低声说道。

只可惜来自大一届学长兼哥哥的严肃警告完全没能让Raven收敛。

“我还以为你对自己用‘闭耳塞听’咒了呢,你在家里总喜欢那么干。”才十四岁正处于叛逆期的女孩毫不客气的讽刺着,“你听见了正好,如果你不想让你唯一的妹妹被自己毒死,那就来帮忙。”

“我们谈谈吧,Raven。”

Charles放下了手里那本用来逃避谈话的‘霍格沃茨,一段校史’。

“你已经倒追那个Erik三年了,他到现在还没能叫对你的名字,你真的觉得这个所谓的什么爱情魔药能帮你吗?”

“噢,我亲爱的哥哥,原来你也知道我已经单相思三年了。我还以为你对自己的妹妹漠不关心呢。”

青春期女孩的关注点完全错误,这就是他们的交流总是以争吵结束的原因。

“我们在说Erik,不是我。”

“不,这是同一件事。”Raven斩钉截铁的给事件定了性,“如果你肯把你的注意力从你的GPA和家养小精灵维权会上分散给别人一点点的话,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迷恋Erik!哪怕你去看过一场他的魁地奇比赛,哪怕一场!”

谈话以标准结局收场了,Raven摔门而去。

Hank手里还捏着那张字写的歪歪扭扭的“试剂配方”,据说是Raven偷偷潜进禁书区誊抄下来的。

“也许Raven只是想让你多关心她一点,不管看起来有多叛逆,多强势,她也只是个普通的,需要被爱的女孩子。”

Hank安慰着Charles。

“我想去会会这个Erik。”

Charles深思之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我得知道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能把我妹妹迷得神魂颠倒。”

2.

Charles的执行力一向优秀。

第二天早上,霍格沃茨四大学院的早餐都才刚刚吃到一半,猫头鹰还带着信件在四处梭寻,Charles轻轻理了理自己已经一丝不苟的领结,于Raven惊讶的凝视中走向了斯莱特林长桌。

“嗨,Erik。我能这么叫你吗?”
Charles习惯性的给出了一个温和而极具亲和力的微笑。

对方灰绿色的眸子里盛满了疑惑,在他开口的一瞬间,几乎半个长桌都静了下来。

“...请便。”
最终对方给了一个还算礼貌的回应。

“你也可以叫我Charles。属于格兰芬多。“Charles比了比胸前夸张的狮子图腾,“我来是想跟你确认一件事情。”

“这个周末你有空吗?”

......

等消息传到格兰芬多长桌的时候差不多整个学校都知道Charles和Erik周末要去约会了。

“...所以你周末约他去了霍格莫德村!”
Raven夸张的大叫着,“你...你怎么能这样?!Charles,我看错你了,我叫你帮我抢男人,不是让你跟我抢男人啊!”

“我是在帮你。”

Charles靠在公共休息室那个离火炉很近的椅子上,漫不经心的跟自己对弈。

“你看,你都喜欢他三年了,可却一句话也没说过。你根本不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也许你爱的只是一个你自己构想出来的完美幻象。你一跟他对话,就会觉得也不过如此。”

“狠心的男人。”
Raven气呼呼的总结。

最终她还是乖乖披着隐形衣跟在了Charles后面去了霍格莫德村,一路上恼火的听她那个极其擅长跟人交谈的哥哥和自己的梦中情人说说笑笑外加搂!搂!抱!抱!

——Charles!现在,立刻,马上把你的手从我男神的肩膀上拿开!那是我的位置!

Raven快被自己的内心戏憋死了,她后悔自己同意了Charles这个愚蠢的提议,近距离看Erik,听Erik讲话,只让她更加迷恋Erik了。

喜欢就是喜欢,还要什么理由。

只有Charles那种老学究才会想妄图分析出ABCD序列来。

等到了晚上熄灯时间,Erik把Charles送回了格兰芬多胖夫人肖像画那的时候,两人已经颇有点英雄相见恨晚的感觉了。

Raven靠在墙上不停的打哈欠,她对什么欧亚大陆炼金术,黑暗精灵统治史,完全提不起兴趣,除了看脸之外,这一趟行程毫无收获。

Erik一走,Raven就立刻钻了出来,这反而把还在思索着什么的Charles吓了一跳。

“我以为你早走了。”

“是...本应该。如果对方不是Erik的话。”Raven揉了揉因为过量知识输入而涨得发疼的脑袋,“你们今天所有的对话对我而言只有一个收获——他是不是给了你后天比赛的门票?”

“这个吗?”Charles晃了晃手里不太显眼的卡片。

“对对对!就是这个。”Raven一键从疲劳模式切换为迷妹状态,“送我吧,Charles。反正你也不会去看。”

Charles不易察觉的犹豫了一下,把卡片给了Raven。

“所以你还喜欢他?”

“当然,应该说,我现在更喜欢他了。”

Charles这次没做什么特别的反对,只淡淡的嘱咐了一句看比赛的时候要注意安全,就回寝室了。

3.

Erik在开赛前盯了那个座席不止一次,反复确认了那里坐着的,的的确确是一个女孩。

不是那个有着温暖笑容的大男孩。

那女孩每次在他看过去的时候都会很激动,旁边的队友好心解释着,“那是Raven...你知道你自己有个后援会吧?她可是中坚力量。”

Erik对这个名字好像很耳熟,又好像完全没印象。

“那你们知道,她和Charles是什么关系吗?”

“...前天找你约会的那个Charles?”

“对,就那个Charles。”

“Raven是他妹妹。”

Erik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

...

初赛没什么悬念的以压倒性优势获胜了,因为胜利来得太轻松,大家甚至都不愿意做过多的庆祝。

Raven停在观众席上眼睁睁看着Erik一步一步向自己的方向走来,紧张的一遍遍撩着头发,确认衣服每颗纽扣都在它们该在的位置。

她是要梦想成真了吗?
这么多年,Erik终于注意到她了!

“你好,我是Erik。”

“我...我的名字是Raven,RAVEN的那个Raven。”

“好,我记住了。”
Erik努力想挤出一点笑意,让自己看起来温和点,因为眼前的女孩子看起来兴奋的要晕过去了。

这是个好的开头对不对?
Raven想。
他说他记住我了。

“那么...很冒昧的问一下,你哥哥现在在哪?”

4.
如果霍格沃茨需要评选年度十大悲情人物,Raven一定要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

她的暗恋对象三年来跟她说的第一句话问的居然是“你哥在哪?”

作为一个女生,难道她对异性就没有任何吸引力吗?

Hank陪着Raven从天亮哭到了天黑,笨拙的重复着,“你很好,很优秀,长得漂亮又善良,还...还很会刷牙。”

“那些都没用,Erik不喜欢我。”
Raven泪眼朦胧。

“可是还有很多其他人喜欢你啊。你又不是为他活着的。”

“比如呢?我哥哥吗?这世界上根本没人在乎我的感受。”

Hank看着她不说话了。

Raven也迷茫的盯着他,好一会才惊醒。

“你不是认真的。”

“我是。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我们交往吧。”

Hank自己大概也没料到表白是这样的突如其来又顺理成章。

总之第二天Charles刚起床就被自己的妹妹严正宣告,他从现在开始就是家里的唯一一个单身汉了。

小孩们的感情他是真的弄不懂了。

Charles摇了摇头,继续收拾他的书本。

明明迷恋了那么久的人,说放下就能放下。友谊到爱情说跨越就跨越,感情对于一些人来说就是非常容易的小事。

他们能如此的燃烧生命的激情去仰慕一个人,也能在发现对方给不了自己要的幸福时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真是够格兰芬多的行事方式。

Charles后来和Erik谈起这件事的时候充满了不理解,
“虽然我觉得你们不太合适...但如果Raven真喜欢你,我也不会特别去反对。把她交给你我是放心的。”

Erik安静的听着,
“所以?”

“为什么一个人可以那么喜欢另一个人,而在那之后,又能毫不留恋的离开呢?”

Erik叹了口气,又笑了笑,笑容远比叹息苦涩,
“我给不了你答案,Charles。但你会明白的,总有一天。”

......

在Raven和Hank感情趋于稳定后的某一天,Hank在某堂魔法史课后叫住了Charles。

“这个东西,其实是为Raven做的...不,我没打算给Raven用,只是,她想要这个,我就稍微研究了一下而已。”
Hank提起Raven还是有点害羞,“现在她不需要了,我想来想去,还是交给你保管最稳妥。”

独特的珍珠母光泽。

是爱情魔药。

Charles想起了自己关于爱情的那些疑惑,这东西里,会有答案吗?

——TBC

下一篇会写爱情魔药的独立篇,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