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_Toffee

通俗狗血,就这样。

【双关】【日常】如果双关用iphone X (三)

依然没有iphone x出场,但下一章肯定有了,下一章给你们一个解释。
感觉现在有点ooc了,他俩果然还是适合风里雨里分尸案里谈恋爱。
本章胖子打酱油,以及在第一章评论区神预言的那位你出来!是不是偷看了我的草稿!

        9.
  事情在关宏峰收拾好仪容仪表,恢复了中年老男人的风范之后继续。至于关宏宇?他没那么讲究,他直接把衣服脱到只剩白背心,洗把脸就结束了,他现在正一腿曲着跨在椅子上吃饭呢。
  “你怎么想起来过生日了?”关宏峰终于能毫无心理负担的吃这桌饭了。
  “怎么想起来...?这种事还用想起来,一年两次,过年过生日,哥你以前从来不过吗?”关宏宇严正的审视了一下对面的老男人。
  “参加工作以后就很少了。”关宏峰仔细回忆了一下,“查案子时间都不够,一般都在各种杀人犯旁边过的吧。”
  “那你上次过生日什么时候?”
  “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和周巡他们一起过过一次,那时候大家年纪都小,找借口热闹热闹,”关宏峰想了想,“正经过的也就那次了吧。”
  “周巡?!就那个...”关宏宇心里一阵不舒服,一想到他哥和那个周巡的温馨画面他就非常别扭。“不是,你们两个单身老爷们天天腻腻歪歪多不好,我跟你说那个周巡有问题......”
  关宏峰不说话,看着他。
  “咳,我不一样啊!”
  “你哪不一样?你不是老爷们?”
  “我我...”
  “你又不是单身了?你又把哪个小姑娘睡了?”
  “怎么可能,天地良心。”关宏宇呼天抢地。“我天天跟你一起睡,哪有空睡别人,打手枪都没时间...”
  “那我现在给你10分钟,自己去解决一下。”关宏峰淡淡的说。
  “10分钟哪够,太低估你弟了吧?”
  “再给你加五分钟。”
  “诶,你...不是,我多厉害你不知道吗?”
  关宏峰式死亡凝视。
  “...呸,我的意思是,你低估我跟低估你自己没区别啊,你自己默认的,咱们俩哪哪都一样。”
  
  10.
  关宏峰之前吃饭的时候就洗完澡了,拿起手机看了看微信,那个人还没有回复他。就躺在床上边等关宏宇洗澡,边想他俩为什么还住在一起这个严肃的问题。
  他俩一转眼都四十几了,要不是今天宏宇闹这一场他还真没什么感觉。他们已经既不是能玩玩无所谓的青年时代,也不再是能称之为黄金单身汉的年纪了。
  他的职业和深夜恐惧症使得他找伴侣非常困难,而且他现在早已经过了想谈恋爱的悸动期了,甚至过了想结婚的状态了。
  单身老男人的心态啊。
  关宏峰自嘲的笑了一下,他可不想在工作的时候时时刻刻的担忧着老婆孩子,也难以想象有哪个女人愿意接受他的深夜恐惧症,首先这个病就很难解释,其次这意味着他们永远不能在晚上约会,不能陪妻子看烟火表演,看夜场电影,吃烛光晚餐......他们甚至没办法在假日去郊游野营,因为他必须赶回有光的地方。
  一切一切的浪漫事情好像都与他无缘了。
  连上床都要开着灯。
  关宏峰想想就是一大堆麻烦事,这谁愿意和他在一起?
  不过关宏宇和他不一样,关宏宇现在的职业并没有什么危险性,这小子现在也靠谱多了,跟着他早睡早起,在家基本戒烟状态,还学会做饭了,嗯,勉强算居家好男人。
  关宏峰想到天天跑去支队蹲点等他的关宏宇又默默在心里加了一条,还能接家人下班。
  而且虽然看起来是满脑子暴力解决问题的样子,其实骨子里心也挺细的,还记得过生日这种事。
  尤其跟对恋爱无感的他不一样的是,关宏宇从来不缺女朋友。
  是时候找一个结婚了。
  所以关宏宇一跳上床就面对着关宏峰的严肃脸,“哥,你干嘛?大半夜吓人啊。”
  “我们是不是应该分开住了?”
  关宏宇沉默了下来,他先钻进了被子里,平躺在床上跟天花板交流了半天才回复了一句,“哥,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什么?”关宏峰很有耐心的等他的回答,结果没想到等来这么一句。
  “我说...”
  “没有。”
  “哦。”关宏宇眨巴了一下眼睛,“那干嘛分开住?”
  “太不方便了。”关宏峰想了想,慢慢的说,“你...”
  “哪不方便?分开了才不方便,你的深夜恐惧症怎么办?谁接你回家?谁陪你睡觉?”
  “周巡他们可以送我,而且也不是每天都那么晚,再说你不能陪我一辈子吧?”
  “那周巡就可以送你一辈子?!”
  这嗑没法唠了。
  “你干嘛天天盯着周巡...再说我也不会一辈子这样,总会好的。”
  “那我就等你好了。”
  关宏峰沉默了一会,脑子里在这一瞬间闪过了很多东西,
  妈妈病床前的嘱咐,
  “你一定要照顾好宏宇...”
  为了给妈妈治病让他读书什么活都接的关宏宇,
  在自己脸上狠狠划了一刀的关宏宇,
  每一次他发病都把他从黑暗里拖出去的关宏宇...
  唉。
  始作俑者在旁边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哥,你是不是嫌我烦?”
  “你说呢。”关宏峰随口回道。
  关宏宇还在纠结他心里那个假想怀疑对象,他觉得他哥很反常,他靠着床头侧坐起来看着他哥十分语重心长地说,
  “你不嫌我烦我就说了啊。哥,我觉得你放弃吧,你心思太重,你说你找个女孩,太单纯了吧,不行,你不爱说话,她还猜不透你想干什么。太聪明了吧,也不行,她什么都知道你也烦。上哪找这么个不傻也不聪明的人......”
  关宏峰听着关宏宇巴拉巴拉一顿分析,心里突然一阵莫名其妙的感觉。
  “你要这么说,那我就只能凑合着跟你过了。”关宏峰也坐起来,看着关宏宇说。
  “跟我过怎么了?”关宏宇接着话茬就继续念叨,毫无不妥的感觉,“你弟文武双全,上能拳打脚踢黑社会,下能洗衣做饭养活家。居家旅行必备,你只赚不赔。”
  关宏峰盯着关宏宇,关宏宇的脸上看不出他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你,不打算成家了?”
  “我有家啊。”关宏宇一挑眉,用下巴比了一下他。
  关宏峰盯着他看了一会,关宏宇一脸坦荡荡,
  “那就这样吧。”
  关宏峰突然说道,他翻身回去闭上了眼睛。
  “什么?”关宏宇跟不上他的脑回路。
  “睡觉。”
  关宏宇一脸懵逼,他的直觉告诉他,他哥做了某种决定,但他,不知道是什么。
  
  
  11.
  津港某地的小破仓库里,某胖子瑟瑟发抖的旁听了这一段床前对话。
  老话说得好,好奇心害死胖子。
  他干嘛刚刚打完游戏一手贱打开窃听软件呢?
  他的目的只是单纯的想听完法制科普栏目啊!他只是想看个大结局啊!人抓没抓找着啊!
  他没想到换频道了啊!
  这不是去长丰支队的车,他要下车!
  呸,幸好关宏宇是个智障。

评论(8)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