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_Toffee

通俗狗血,就这样。

【锤基】和你自己的胸大肌过一辈子去吧(三)(日常向,妇联出镜)

妇联撮合锤基以及带娃的故事。

8.
  Loki失踪了。
  对于妇联众人来说那是大半年之后的事了,虽然对于thor而言才不过刚刚过了一个晚上和一个昏睡的上午。
  “我找不到他,我也感觉不到他。海姆达尔一个字也不肯说。”Thor沮丧的说。
  Steve同情的拍了拍Thor的肩膀,之前他一直因为Thor的女性形态而对Thor敬而远之。
  Tony翻了个白眼表示拒绝看神仙秀恩爱,而Banner遗憾的发现雷神的毛发恢复正常了,他的研究因为缺少原材料不得不中止了。
  只有Peter和Wade这两口子颇感兴趣的继续开脑洞道,“也许他只是找个地方养胎。”
  Thor迷茫的抬起了头。
  “不,Loki不可能生孩子的。虽然霜巨人是双性,但他是在Asgard长大的,他没有接受过任何这方面的性教育也没有经历女性青春期。另外他怕疼,而且胆子小。”
  “我就随便一说。”Wade耸耸肩,然后留雷神一个神喝闷酒。
  “Oh...Loki,我知道我总是猜不透你,拜托给我些提示吧。”
  
  9.
  那大概是又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了,Thor跑遍了属于Asgard和不属于Asgard领土的每一个角落,试图寻找那个在他眼中娇嫩脆弱只适合呆在书房里的弟弟。
  即使他的神生那么长,长到他对时间并不敏感,他也被流逝的时间折磨的几欲崩溃,他每次回到Asgard的时候都满怀着会看到又一出精心编排的话剧的期望。
  但没有,始终没有。
  Loki这次走的匆忙却彻底。
  而时间的力量在他的凡人朋友们身上体现的就更直接明显了。
  岁月的痕迹都留在了Tony的眼角眉梢,但他固执的要把头发染黑,仪容一丝不苟,总是穿着整齐的西装三件套,不肯让自己显出老态。
  虽然他不肯承认自己慢慢开始听从医生的建议不再吃那么多甜甜圈了,也开始背着Steve偷偷的开始锻炼身体了,毕竟他不想留Steve一个人孤零零的,可他嘴上就是不肯承认。
  而Steve正相反,一点也不讲究的放任自己胡子生长,一头灿烂的金发现在蓬乱的跟稻草一样了,除了那双依然碧蓝,谈起国家时熠熠生辉的眼睛,再也找不出一点曾经的美国甜心的痕迹了。
  但说实话,美国队长对于血清失效是很高兴的,他愿意陪伴他的爱人一起老去,只有Tony一个人长皱纹是不公平的,他愿意和他一起体验时间的每一点残忍的痕迹,与他一起分享,一起承担。
  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将会迎来老去的这一天,舞台终归是年轻人的,赖着不走就太尴尬了,能有选择自己退场的机会真是再好不过了。尤其在他们看着Peter越来越成熟的时候。
  他和Tony都拒绝了神盾局的冰冻计划,他们不愿意冰封在一个机械大盒子里被动的等待被启用成为战争机器。超级英雄也不该免俗,他们在天上飞了一辈子了,最后的日子里希望能够和普通人一样,就像他们保护过的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安静的携手晚年。
  过点以前没有的温馨小日子。
  是的,Steve是这么想的。
  直到他和Tony在后花园——就是他和Tony劈过柴的那片草地上,看见那个一头黑发的小女孩。
  他和Tony对视一眼。
  嘿,哥们,他们搬到这还没到三天呢。
  
  10.
  “噢...好吧,今天叫大家来的目的非常简单,你们有谁能联系上Thor吗?”Tony抬起手试图引起任何一位的注意,但此时的屋子里不比幼儿园大班强多少,根本没有人想听他讲话。
  复仇者联盟——不,他们现在改名叫复仇者老年乐了,已经很久很久没集合过了,以至于鹰眼兴奋的拄着他的弓箭进来的时候还滑倒了一下,但没关系,尤其是在他和穿着一身得体贵妇装扮带着宽大淑女帽的Natasha并排进来的时候,看起来一点也不狼狈,真的。
  她身后是穿着休闲夹克的Banner,两个人就像是任何一对普通的退休夫妻一样,实际上他们也确实刚刚在美国东部做讲座顺带旅游回来。
  这几年他们走遍了世界里每一处风光尚好的地方,从圣托里尼岛的大海,到Whitehorse的北极光,由于不再需要保持高强度体力锻炼了,Natasha甚至在中国小住了三个月,没错,为了火锅和锅包肉。
  Banner和Natasha大概是退休之后过的最逍遥的人了,一个本来就不想掺合劳什子拯救世界的计划,另一个对于终于能脱下紧身衣穿上裙子这件事想要高呼万岁。
  Steve头疼的看着这群散漫的人在屋子里游荡,壁炉旁边坐着一群下棋喝茶的——X-Old Men那一帮;
  厨房烤黄油小饼干喝红酒的——是的,Tony放弃了讲话了,还有Vision,放弃用超能力煎牛排吧,那完全是黑暗料理;
  花园里遛狗加情侣漫步的——拜托你们都多大岁数了;
  以及...玩网络直播的?
  噢,上帝啊。
  “Peter,虽然我们现在没什么国家机密能泄露的了,但是暴露我们所在地也不是个好选择,我和Tony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能安享晚年的地方。”
  “Sorry,”Peter耸耸肩,然后把镜头对准美队,美队给了镜头一个胡子拉碴的笑容,弹幕里立刻一片哀嚎,“但老大你得承认,虽然你不接受这些新时代的东西,互联网找人的效率远比我们这些人要高太多了,可谓之科技的超能力,中国有个词来形容它,朝阳群中的腻量。”
  小蜘蛛不甚标准的发音引来了弹幕里的一片“LoL”,“sooooo cute”,Peter研究了一会一字一顿的重复了一遍,“...潮羊群中?这样好一些?”
  “Well,”美国老甜心插话,“但我觉得Thor应该不在地球上,你的粉丝里有外星人吗?”
  “这是个问题,”小蜘蛛看屏幕,“你们里面有外星人认识Thor吗?”
  旁边那个自从被捡过来就一直没说过话的缩小女版Loki这时候突然开口了,“我可以帮你们找Thor。”
  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但是非常清晰,而且自带神威。
  “什么?”Steve有点没反应过来是谁在说话。
  Peter给了她一个镜头,她皮肤白皙,眼睛像是漂亮的绿宝石,一头乌黑的长发散在肩膀上,只可惜美队的T恤衫跟披风一样披在她身上,她迷惑的看了一眼iphone X的刘海,弹幕里顿时炸开了,“Yooooooo~Beauty” “货真价实的二公主殿下!!!”。
  喝茶下棋打牌遛狗的突然都停了下来整齐的开始围观,Wade终于舍得从游戏机前面抬起头了,剑走偏锋的问了一句,“为什么是Thor,不是Daddy?”
  小女孩苦恼的皱了皱小脸,“我不记得谁是我Daddy和Mummy,不过我能感觉到你们说的那个神。”

评论(1)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