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_Toffee

通俗狗血,就这样。

【朱亚文×尹正】十句台词,一幕人生(民国同人)

“我爱你,为了你的幸福,我愿意放弃一切——包括你。”
——张爱玲

  
  “亚文哥,我很羡慕你。”(尹正①)
  尹正的声音还是冷冷清清的,隔着这来往匆匆的车站里许多的喧嚣声依然毫不客气一字不落的灌进了他的耳朵里,这许多年过去了,他依稀还是那个被他捡回来的,清秀倔强的少年郎模样。
  羡慕我什么呢。
  是跟十年前那个雪夜里的小面摊前一样羡慕我比你长得高,出拳头比你有力,能把你从一群小混混里救下来。
  还是羡慕我...这肩上脱不下来的担子呢。
  朱亚文心情复杂极了,他盯着眼前这个此刻明明眉眼依旧像极了自己熟识的弟弟的人,心里却清楚的知道回不去了。
  许久才开口用他用惯了的大哥的口吻说道,
  “我相信你会很幸福。”(朱亚文②)
  不必羡慕我。
  
  尹正懒洋洋的挑了一下眉,那种透着他独有的少年气和轻佻感的神态,面上一派不屑,波澜不惊,心里却又爱又恨早已万劫不复。
  
  “谢谢你的祝福。但是你要知道,有些东西你拥有,我一辈子可能都无法拥有。”(尹正③)
  比如世人祝福的爱情,合法的婚姻,或者,一个孩子。
  他用更加漠然的语调在心里补充道。
  
  朱亚文最看不得他这个样子,尹正从小就最会讨他的心疼了。
  话几乎是脱口而出,
  “尹正,不管你要去到哪。如果累了,如果想家了,就回来。”(朱亚文④)
  
  尹正扬了扬头,即刻就把那一点点并不显眼的脆弱收了起来,他要的不是这种爱。
  他更不需要这种心疼,同情,施舍。
  就好像在这份感情里,他永远都是乞讨的那个一样,从十年前那个风雪夜里被捡回去,就注定了他这不明不白的身份,这永远都不对等的感情。
  他的语气马上就尖酸讽刺了起来,那是他在市井里打拼了这么久练出来的基本技能。
  你以为你当真无所不能吗?护得住所有人?
  别总拿自己当我大哥。
  “但是话说回来,有时候也别硬撑着,弦崩的太紧了,终归一天会断的。”(尹正⑤)
  
  他的亚文哥是半个傻子,他轻松就看透了尹正的伪装,知晓这个人从不肯正经说几句真心话,却看不透他伪装的原因,从来也不肯彻底撕破他的伪装,去看看那人的心里究竟被伤成了怎样。
  他只简短的解释着,以为他会理解的,
  “我欠家里的。”(朱亚文⑥)
  我别无选择。
  
  家里...
  呵。
  尹正强忍的眼泪终于是下来了。
  你的家里不再有我了。
  你现在要为另一个家负责了。
  也对,你从来都是那么有责任感,我这个捡来的弟弟都被你疼惜了十年,何况是个肯为你生孩子的女人呢。
  哪怕她是骗你上的床,哪怕一切都是一场意外,你也定是要为你的骨肉负责的。
  我这个没有真真正正血肉联系的人,到底是比不了亲骨肉的。
  
  但又何苦不甘,何苦后悔,我这样的人,到底还是赚了的,赚了你十年的疼爱,再多都是奢求了。
  你问我爱你值不值得,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与你的相遇,也是一种缘分。”(尹正⑦)
  
  朱亚文眼睁睁看着他流泪,可他站的离他太远了,即使流着泪的样子,神情也太冷漠了。他怎么也不敢迈出那一步去帮他擦眼泪,他怕以他的骄傲定会拒绝,他更怕...自己再也不想回到这一步之外了。
  朱亚文恍惚的想着当年一哭起来任性得不得了,恨不得掀屋子个天翻地覆的小男孩...已经学会了默默咬着唇流泪了。
  终归是长大了的。
  身高仿佛是一夜之间就窜到了与他比肩的样子,再也不是那个能揉进他怀里好好撒娇的弟弟了。
  “我们没有父母,但我们在一起长大。以前觉得苦,现在想想,没有比那更甜的。”(朱亚文⑧)
  无论如何,你永远是我的弟弟。你和我在一起的日子是不可抹去的,无人可以替代。
  
  “你得到了一些东西,必然也会失去同样的东西。”(尹正⑨)
  两个人,你只能选一个。没有都留下的道理。你既然选了她,我就绝不会苟且留在这里。手心手背选一个剜肉,疼吗?
  总也疼不过我罢,你好歹身边总有所留,而我失去了你,就一无所有了。
  
  “再见。”(朱亚文⑩)
  那这声再见就由我先讲,只要你回头,哥哥始终在这里。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再见。”(尹正)
  那便,再也不见。

  
  尹正跨过了刚刚朱亚文一直犹豫着不敢跨的那一步,狠狠的抱住了他,然后又果断的松了手。
  拖着他那不大的行李箱,往火车进站的方向走去。
  朱亚文怀里还残留着那一点点触感,在匆匆的来往赶路人中被挤得散掉了。
  一袭黑风衣的背影和当年雪夜里那个瘦瘦小小的身影已经大不相同了,可他为什么还是有想要保护他的冲动呢。
  脚下仿佛生了根一样立在原地,火车的鸣笛声呜呜的响起来,直到连火车喷出的烟雾都不见了踪影,他才恍恍惚惚被惊醒。
  一个衣衫破破烂烂的小孩正盯着他看,见他回神,用小男孩独有的嗓音喊道,“哥哥,刚刚你挡了好些人的路。”
  “噢...”朱亚文还怔怔的,“你...你父母呢?”
  “我没爹没妈。”
  “那...我送你去福利院?”
  “才不去,我宁可流浪。”小孩厌恶的皱了皱鼻子。
  “我...”朱亚文想了想竟不知自己能做什么,从身上摸出一点零钱,给了那孩子,“那去吃顿饱饭吧。”
  “哥哥,我听你叫那人弟弟。”那孩子却不接零钱,只盯着他说道。
  “对,那是我弟弟。”
  “你很喜欢他?”
  “...是。”他终于承认。
  “他走了,你不想再要一个弟弟吗?看你对你弟弟很好的样子,我愿意跟你走。”
  朱亚文一时竟笑了出来,蹲下来轻轻拍拍这小孩的肩膀,江湖骗术骗到了他头上了。
  然后笑容又缓缓消失了,一个严肃认真的神色替代了上去。
  “宝贝,你也很可爱,但我朱亚文这辈子,只能有一个弟弟。”
  他说完把零钱放在了地上,没再逗留,大步走出了车站。
  他还有一个家要养活呢,不能太耽搁了。
  
  —END
  
  
  
  
 勿扰真人,本文为角色同人,由于角色无名,用演员名字。
  
  
  
  
  
  
  
 

评论(8)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