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_Toffee

通俗狗血,就这样。

【锤基】以我之姓,冠你之名(上)(现代商战AU/甜文)

       520贺文。
       无脑小甜文,不会有什么波折,也请务必不要抓细节,只是一个单纯的甜文而已。
       只有上下篇,预计明天完结。

       1.
  “我没听错的话,Thor成功结婚了?”Sif的眉毛高高的扬了起来。
  她和Frandral以及Volstagg现在都在Thor家里等他回来,因为今天是Thor和Hela——那个突然冒出来的财产第一顺位继承人打赌的最后一天。
  而就在几分钟前,他们等的既紧张又不耐烦的时候,Thor就那样悠闲的出现在了他现在最不该出现的地方——Frigga最爱的美食街访里。
  并着一位黑发美人和Odin家最大的投资人Heimdall。
  ......
  “真不敢相信你这么年轻居然就有这么美满的家庭了,我喜欢会照顾家庭的年轻人,他们有责任感。”Heimdall在电视荧幕后满意的审视着Thor和他的妻子。
  ......
  “鬼才信他们是偶遇,”Frandral耐着性子听完了两人的几轮打太极,从甜品店偶遇的惊喜,炫耀结婚戒指到明年的合作,“全纽约谁不知道Tony's是Heimdall最爱的甜品店,他每周都去!”
  Volstagg的表情依然跟吃了一只苍蝇差不多,“Thor到底什么时候结的婚?你们谁知道吗?Sif?Frandral?”
  “我好像也没听说过。”背后传来了Frigga的声音,她手里端着给这些孩子们烤的小蛋糕和饼干,相比较于那几个吃惊的下巴快掉下来的孩子来说,她的表情过分的平静甚至...很慈爱?
  “噢...Frigga阿姨,希望您不要觉得我们在欺骗您,我们对此一无所知。”Sif的表情从凝重变成了愧疚。
  “我知道。”Frigga凝视着电视上那个黑发美人,他和Thor看起来仿佛天生一对,两个人的对视甜蜜极了,然而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Thor几次想要搂住他肩膀都被巧妙的躲掉了。
  
  2.
  几小时前。
  “Thor,你听我的,这绝对不是个好主意。”
  “我答应帮你的时候,你可没说是这个帮法。”
  “我的哥哥,你是多走投无路才会选择来找我。”Loki几乎是崩溃的,Thor拉着他冲到了市中心一家最大的购物广场,然后直接刷了他的Vip卡去了顶层。
  那是一家叫萨卡的私人订制店,Thor兴致勃勃的找到主造型师说道,“把他变成漂亮的女生,快点。”
  “好吧,”那个一身亮闪闪的老头子慢吞吞的取出了尺子量着Loki的身材,“你们这些有钱人的爱好。”
  这里的香水味道让Loki连着打了三个喷嚏,他最后挣扎了一下,“哥哥,说不定我扮成女生后一点也不漂亮。不会有人信的。”
  “随便他们,只要我叫你Odinson夫人,谁有资格说你不是。”Thor依然为自己想出的这个绝妙主意沾沾自喜着。
  Loki很想说,Odin绝对有,如果他还在的话。
  
    3.
  Loki一满16岁就搬出来了,他那时正好拿到了常春藤的offer。像他这样有脑子又长得不错,把自尊心看的比命还重要的人,没必要继续每天忍受着满天飞的流言留在Odin家。
  尤其在Odin正式宣布了Thor的继承权之后,他这个被领养回来的孩子更不应该厚着脸皮赖在这里了。
  Odin家对他仁至义尽了。
  他走的时候只拿了一个小行李包,塞了几件换洗衣服和一张银行卡,那里面有他这几年打工攒下来的积蓄。
  Frigga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在门口拉着他的手不肯放,“你永远是我的儿子,Loki,我爱你,你随时可以回来。”
  Loki给了Frigga一个贴面吻,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他不知道Thor回来后发现他不见了疯狂的大闹了一场,“父亲,您怎么能?!”
  当晚的酒会上,Odin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在半场就偷溜了出来,他躲进Loki二楼的小房间里,由于Loki几乎没带走什么,那里看起来和他没走的时候一模一样,两面墙都是书,穿插着几个反重力永动摆件和地球仪,跟Thor那贴满了橄榄球队海报的屋子一点也不一样,桌面上整齐的放着几本微积分和化学笔记,Thor不知道Loki是不是有意留给他这些的,毕竟Thor这两个科目一直不好。
  他在酒会上拒绝了那些想要结识Odin家继承人的商客政客们的酒杯,却在几本微积分笔记面前喝的酩酊大醉,把一屋子书卷气都染上了酒香。
  在楼下,Sif遍寻整个宴会厅也找不到Thor——她准备了好几个星期的告白词,直到她的热情耗尽了,Thor也没出现在舞会上。Frigga把一切尽收眼底,“这有点不巧,孩子,Thor在为Loki的事情难过,以后总会有机会的。”
  而实际上直到Thor后来和那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Jane搞在一起了,Sif这句表白都没能说出口,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巧合,Thor和她之间的缘分欠缺到表白都没机会。
  
  4.
  Thor作为Odin家的第一顺位也是唯一继承人很是逍遥自在了几年,他本来就痛恨读书,现在几乎完全离开课堂了,以各种接触社会的名义到处浪荡。
  直到那天还在澳洲和Frandral玩打猎游戏的他接到了Frigga的电话,“Thor,我需要你,现在。”
  在他二十几年的生涯里,Frigga从未用过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Thor当即扔下了一大票花花公子买机票回了纽约,一路闯红灯来到了Odin家的私人医院。
  那里面现在躺着他的父亲,那位看起来永远不会倒下的战神。
  “你父亲心脏一直不好,你是知道的,医生认为,他这次很可能不会醒过来了。”Frigga的眼睛还是红的,Thor紧紧的搂住母亲瘦小的肩膀,亲吻着她的头发。
  “我还在,妈妈,放心。”
  可惜用尽了生命前二十年吃喝玩乐的Thor根本做不到他承诺的那样让人放心,虎视眈眈的几家竞争对手不算难搞定,父亲早就留了精明能干的职业经理人处理这些,难的是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号称自己才是第一顺位继承人的Hela。
  那女人以一种女王的姿态把亲子鉴定书甩在了Odin的办公桌上,然后悠闲的坐在了真皮沙发上,就好像她才是这里的主人一样。
  她带来的律师团一脸假笑的跟Thor道明了Odin家族的传统,“长子继位。理论上Hela女士才是第一顺位。”
  Thor惊的目瞪口呆,他不知道自己有姐姐。
  随后Odin留给Thor的智囊团们翻遍了Odin家族史以及所有的公司条律,相关政策终于给了Thor一个看起来可行性很高的建议,结婚。
  “成年的长子或者已婚子女拥有继承权,其中已婚子女优先。这是和Odin家有几百年合作关系的Heimdall家定下的规矩,他们家族信奉已婚人士更靠谱这一原则。”
  于是Thor在Frigga不甚赞同的眼神里冲出了家门,那是一个雨下的很大夜晚。
  Thor甚至连把雨伞都没带,Jane开门的时候看到的Thor就像一只淋湿了的金毛一样。
  “亲爱的,你一定有什么着急的事情要说。”Jane善解人意的容忍了Thor把她的地毯踩得湿漉漉的。
  但在Thor单膝跪下递上刚从商场里买的戒指的时候,Jane就没办法那么善解人意了。
  没有哪个女孩能接受这样粗糙的求婚,尤其Thor看起来只把她当成夺权的工具而已。
  “求你了,Jane,Asgard对我很重要。”
  “不行,Thor。我拒绝你不是因为你在路边随便买了个戒指,也不是因为你没穿西服,而是我不能因为继承权这种理由嫁给你,你真的爱我吗,Thor? ”
  “拜托了,Jane,别那么固执,这只是恰好赶上了,一举两得不好吗?你前几天还在催我结婚的事。”
  “没错,但你当时一点也没有求婚的意思。”Jane毫不客气的挑明,“我的婚姻不是一场交易,Thor,我爱你,但我不能这样嫁给你。”

       5.
  那天晚上他们狠狠的吵了一架,Thor在离家的时候信心满满的对Frigga保证,Hela完全不是个威胁。
  但实际上,Hela是。
  他几乎束手无策了,如果不是Jane,还能是谁呢?他没有结婚的人选,总不能真的到路边拉一个女孩结婚吧?
  ......也许Sif愿意配合他演戏?不不,这个婚约一旦建立就不可解除,他不能毁了Sif一辈子。
  Thor顶着和他纷杂的思绪一样乱的头发以及一身湿透了的衣服走进了一家他平时绝对不会进去的平民连锁便利店,那个时间点只有那家店开着了。
  外面暴雨倾盆的下着,他垂头丧气的拿了一罐咖啡出来,结账的时候收银员建议他,“也许一罐啤酒更适合您现在的状态,我们这里有最新上市的黄油啤酒...”
  “你是对的。拿一罐吧。”Thor从不缺钱,营业员低沉好听的嗓音打动了他。
  他从递给他啤酒的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向上看,整洁的白衬衫,精致的下颌,碧绿清澈的眼睛......他根本不像个收营员,他应该在随便哪个常春藤名校的高墙里读书。
  等等。
  碧绿的眼睛。
  “Loki!”
  “Thor!”
  两人几乎同时惊呼出声。
  
  尴尬弥漫了几秒钟,Loki迅速找回了自己的角色,“一共7.5美元,先生。”
  “噢,好的。不...实际上,我想说,”Thor手忙脚乱的翻找出了钱包,递给了Loki一张绿色钞票,“Loki,跟我回家吧。”
  “先生,”Loki接过了钞票,利索的找出了零钱给Thor,“我们这里只卖食物,我不是出售品。”
  “我不是那个意思...总之,”Thor磕磕绊绊半天才想出一件重要的事情,“父亲去世了,Loki。”
  Loki数硬币的动作停滞了,Thor明显看到了他本来就偏白的脸色更苍白了,但Loki却说,“那跟Loki Laufeyson又有什么关系呢?”
  “先生,如果你不买东西的话,你可以离开了。”
  “你需要的话,我可以买下整家店。”Thor的蠢话几乎脱口而出,他太急于留下Loki了。
  “这家店不是我的,而且如果你有那么多的闲钱为什么不去做慈善?”Loki毫不客气的讽刺回去,他好久没这么发脾气了。
  两个人毫无意义的争吵在那个趿着雨靴的男孩走进来的时候停止了。
  那男孩显然很吃惊,在他的眼里一直彬彬有礼的laufeyson先生很少跟人争得面红耳赤的,尤其两个人说的话都没有逻辑,那听起来跟孩子斗嘴差不多。
  “Peter,你来晚了。”Loki的语气不善。
  “抱歉,先生!雨太大了,我不能骑车,公交一向不靠谱...”
  “没关系,”Loki打断了Peter解释的话,“去穿上你的工作服吧。”
  “是!先生。”Loki打算下班了,他跟Peter一起进了更衣室。
  “别这样,Loki。”Thor追着他进了更衣室。
  “你要看我换衣服吗?Odinson先生?”
  “看看也无妨...不,我不是变态,小伙子。”Peter给了Thor一个鄙夷的眼神。“我是他哥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
  Peter小声的对Loki说道,“这又是一个自称是你哥哥的变态追求者吗?”
  Thor听得一清二楚,“追求者”这三个字给了他灵感,而Loki完全不想理会这些事,他现在烦躁的很。
  他把脱下来的衬衣随便的挂在了衣架上,然后套上了自己的厚毛衣,雨季的纽约一点也不温暖。
  Thor总算机灵点了,“我有车,我送你回去。”
  “不需要。”Loki冷淡极了。
  “Loki,听我说,除了父亲的事,最近还发生了一件大事...”Thor追着Loki进了雨中,Loki那把黑伞看起来足够放得下两个人,但他显然不愿意分享。
  “你要结婚了吗?”Loki随口说道。
  “是的...原本是的。”Thor叹了口气,“不过我要讲的不是这个,你知道我们有个姐姐吗?”
  “......亲生的还是领养的?”
  “据她自己说是亲生的,不过她不是Frigga的孩子...”
  “噢,那可真糟糕,看来你一直崇敬的父亲大人年轻时候犯了些错误。”Loki毫不留情的讽刺着。
  “不不...Frigga并不太关心这个,你知道她是个智慧的女人,她不会为自己找气生,现在的问题是,Hela——那个所谓的姐姐,她要夺走Asgard。”
  “让她去夺,正和我意。”Loki冷漠的说,“Thor,别迷恋你父亲的光辉了,Asgard的建立一点也不光明,商战比你想象的要血腥要见不得人得多,随便谁都比你适合做那些。”
  “这不是坏事。”Loki下了结论。
  
  他的脚步停在了一个巷口,“你还要跟着我吗?Thor,我要回家了。”
  “妈妈...”
  “什么?”Loki看着突然沉默下来的大块头。
  “妈妈不愿意让她回来,Asgard也许不该在我手里,但也绝不是她的手里,Loki你知道她的计划吗?”
  “不想知道。”
  “她恨父亲,她会毁了Asgard的。”
  “噢,那做的可太对了。”Loki扬起了眉,摸出钥匙,准备开门,“给我机会,我也不会犹豫的。”
  “Loki,无论你有多恨我们,这与Asgard无关。”Thor拉住了Loki,露出了恳求的神色,“想想那些为Asgard工作了一辈子的人,那些靠着那一点点股份生活的老员工,他们的孩子现在没钱去念书了。他们不是坏人,不该被这样对待。”
  
  我也不是什么坏人啊,我就该被这样对待吗,Thor。
  Loki开门的动作停在了雨中。

评论(1)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