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_Toffee

通俗狗血,就这样。

【红兴 菠萝】纯爷们从不回头看爆炸(四)(黑道前传)

 小猪明天就上线啦,我保证!会以非常让你们吃惊的方式出现的。
11.
  黄老邪开始正式着手教他奇门遁甲,歪七歪八了。孙红雷颇有一副自我放弃的样子,每天颓在沙发里喝酒抽烟给妞打电话。
  张艺兴开始的时候倒也是兴致盎然,后来背书背到怀疑人生,不知道自己是继续跳舞好一点还是背八卦图好一点了。
  事情是发生在一个暴雨的晚上的,张艺兴来到贼窝刚好一个星期。
  黄老邪不知道沉迷在哪个女人的怀里起不来了,借口雨大堵车回不来了,张艺兴难得不用上晚课,和沙发里的孙红雷大眼瞪小眼。
  孙红雷打开手机,给几个相熟的饭店打电话订餐,都表示大雨塞车没办法送到,他出门更是出不去,屋里又没有食材,就算有一向是也是黄老邪下厨,孙红雷怕自己药死自己和艺兴。
  于是张艺兴吃了自生来第一顿方便面。
  吃的时候表示很好吃没吃饱,孙红雷想小孩就是好对付又能吃,于是又下了一碗
  结果就是半夜起来吐得昏天黑地。
  孙红雷看着小孩自责又内疚,想领他去医院偏偏死活不肯。
  “红雷哥,我别让我离开你好不好。”小孩脸色白成一张纸,声音弱的不行,偏偏特别犟。
  “不是要你离开我,就去看个医生就回来。”孙红雷心疼的不行,柔声劝道。
  “哥,我不能去人那么多的地方…一定会被抓回去的…”张艺兴紧紧抓着他不放手,骨节捏的发白。
  “好好好,就在家,我给你找药吃,我陪着你,你睡一觉就好了。”
  孙红雷在他旁边守了一宿,看着这个又憔悴又倔强的孩子,心里百味杂陈。
  这一个月来种种复杂的心绪都涌了上来,可能是他这么多年都没体会过的滋味。
  后悔,不安,喜欢又不敢。
  他还是第一次知道什么叫不敢喜欢一个人的滋味。
  他那么干净,还那么年轻,就应该远远的站在另一个世界发着光,他应该远远的看着他,为他鼓掌,而不应该生生拉一个孩子下水。
  
  12.
  黄渤第二天进屋的时候,一句我回来了还没喊完就被一脚踹进了小黑屋,他抬头就看见两个黑眼圈和憔悴的青胡须。
  “哟,一宿没睡啊,得手啦?”黄渤打趣道。
  “滚,我还是个人呢,下不了手。艺兴病了,你别吵吵。”
  “噢。那你继续你的大男子情怀吧,我要补觉了。”黄渤推开他就走了出去,孙红雷就跟着他转圈,生生把他转烦了。
  “你还有什么事?”黄渤问道。
  “我决定支持你的观点,让艺兴开荤。”
  
  13.
  其实张艺兴被带进酒吧的时候还是挺开心的,他第一次有了自己在这个团体里的归属感。两个师傅终于不背着自己做什么偷偷摸摸的事情了,然后黄渤师傅就问了,
  “艺兴啊,红雷把没把蝶给你?”
  张艺兴一下子有些心慌了,低着头道,“给了。”
  “哦,那你学会了没?”黄老邪老奸巨猾循循善诱,丝毫不着急。
  张艺兴用余光偷偷搜寻着孙红雷的位置想寻求帮助,却失望的发现他已经在和一个烫着大波浪的女人喝酒,有说有笑的。
  “我…诶哟喂,”张艺兴不知道怎么回答,“师傅你要干什么的咯…”
  “给你开荤啊,”黄渤毫不犹豫,“你都多大了,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咯!”张艺兴不安的转着鸡尾酒的杯子,里面红蓝分层的液体也轻轻转着。“我又不喜欢她们,我只想和我喜欢的人做。”
  “不是…”黄渤一瞬间被这个理论征服了,不过他还是找到了别的突破口,“那你总不会希望你和你心上人的第一次,两个人现学习吧,你肯定想要他舒服对不对?”
  “对…”张艺兴的小脑子有点绕不过来了,“但我想要把第一次给他。”
  黄老邪叹了口气,痴情二号,和那个一样。他看着张艺兴白白嫩嫩的脖颈,肚子里冒着坏泡泡,是打晕了扔到小姐姐床上呢,还是药晕了扔到小哥哥床上呢?
  最后他决定让这孩子的第一次快乐一点,要食髓知味,下次就乖了。
  反正红雷同意了,干什么不行。
  
  14.
  孙红雷看见黄渤一脸坏笑的进到他所在的包厢里的时候,就有不好的预感了。
  他用了将近一个小时不遗余力的打探黄渤到底用了什么招,包括酒诱钱诱和色诱,没错,还是色诱管用,在孙红雷第八次对黄渤亮出他黝黑腿毛的大腿的时候,黄渤终于屈服了。
  “红雷啊,你别这样,我要吐了。”
  “你先说你到底干什么了?”
  “诶哟,都是享受的事,对他没坏处的。”
  “不是,艺兴的性格你不是不知道,他同意了吗?”
  “算是同意了吧。”
  “算是同意了是不是就是没同意啊!啊?”孙红雷对着坏叔叔的头就来了一下,“我就知道你个老小子不安好心,不干好事。”
  “欸,好人没好报的,谁那天抱着我大腿直念叨,给艺兴找个女人吧,找个女人吧,他一知道女人的滋味肯定就不惦记我了,我就能放手了……”
  “你…停停停。”孙红雷瞪着小眼睛看了他一眼,抱着腿坐在沙发上半天不说话。
  “怎么着?现在后悔了?晚了。”坏叔叔现在兴致盎然,继续火上浇油,“我跟你说,我这回给艺兴带的都是个中好手,保证他欲仙欲死,再也不记得你是谁了。”
  “都是?”孙红雷一惊,“你找了几个啊!”
  “三个…五个吧,有漂亮温柔的小姐姐,漂亮泼辣的小姐姐,帅气温柔的小哥哥,帅气粗暴的小哥哥,还有一个人妖姐姐。”黄老邪掐指一算,对着孙红雷如数家珍,眼看着孙红雷脸色越来越黑,坏叔叔要笑死了,不过还是要矜持啊,矜持。
  胜利就在眼前。
  “艺兴在哪呢?”孙红雷抄起一个酒瓶对着黄渤的脑袋,屋子里一下就静了,“你知不知道他腰不好,你要弄死他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他喜欢哪种类型的啊。”坏叔叔脸色都没变,淡定的摸出一串钥匙,“隔壁233。”
  孙红雷抢过钥匙就跑,黄渤在后面添油加醋,“不用着急,肯定来不及啦,这会都做完两全套了。”
  包厢里里陪酒的几个小姐惊讶的瞪着冲出去的孙红雷,回头疑惑的看着黄渤,不知道这两人闹得是哪一出。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