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_Toffee

通俗狗血,就这样。

【EC/无能力】我们失败的第一次(一发完,甜,肉)

现代AU,青梅竹马,婚后小故事一则。
本文来自于喜欢的文近期全坑的怨念。

        1.
  他看上去状态还不错。

  Erik躲在那个双开门冰箱后面想。
  脸上的伤几乎看不出来了。

  Charles一向都是风度翩翩,尤其跟女性说话的时候,那种温柔专注的样子让人无法拒绝,哪怕他只是来买个洗碗机,也认真的好像在听对方做报告一样。
  “...不必了,给我来一个迷你的就好,平时家里只有我自己。”
  Charles微笑着撑着额头听完了对方的热情推荐后做了决定。
  “可是...这位先生,您难道是未婚吗?“导购员诧异的扫了一眼Charles的婚戒。
  “我丈夫很忙。”Charles看似波澜不惊的回应着,于是他真的买了那款迷你洗碗机,只能洗一个人分量的碗碟,
  ——专为单身汉设计。

  Erik心里小小的刺痛了一下。
  同时Charles状似不经意的又往这边看了一眼。他赶紧躲了回去,这是第二次了。

  有些时候Charles要是能不那么敏锐就更可爱了,他得给自己换个藏身地。

  他们上周打了一架,到现在他都没敢见Charles,Emma咯咯笑着嘲讽他,真不知道是谁在家暴谁。

  他不得不大吼着让她做好她自己手头的工作,然后对着来谈合作的Shawn饶有趣味的眼光解释,他没有暴力倾向,更不是家暴分子,那只是个意外。

  他根本不知道当时Charles就站在他的身后,他只是抬了一下手臂,然后可怜的Charles眼眶就青了,天哪,他宁可Charles还给自己十倍的痛苦,随便他打哪里,只要不用看到Charles因为委屈和痛苦而显得湿润的蓝眼睛。

  Charles的声音近了,Erik不得不临时决定进到那个消防通道里去,虽然那会产生一点不大不小的关门声,但总好过他走过这个转角时他们无言的面对面。

  “嗯……所以这种健康手环可以完美记录人的心跳,血压,甚至以此推断情绪?”
  “理论上是这样的,先生。”
  “很好,这非常有趣。”

  Charles过分的温柔加之得天独厚的让人无法抗拒的亲和力让导购员拼命想要留下他,哪怕只是多说点话都好,于是他们开始了漫无目的的聊天,这对Erik是种折磨,他和Charles好久没有这么放松的聊天了,在黑暗的消防通道里Erik疯狂的嫉妒着这个不相干的女人。

  他都快一周没看见Charles总是带着笑意的蓝眼睛了,还有Charles好听的嗓音——他每周的office hour都被蜂拥的女学生占满了,老天,没人提醒这些人Charles是个已婚人士吗。

  以后应该只允许他和他一个人说话。

  Erik在心里不断打着腹稿,一边耳朵仔细判断着走远的脚步声,确定他们离开后,他一把拉开了门。

  门外站着他惦记了一整周的人。

  2.
  
  “Erik,你不能总用工作忙做借口不回家。”
  
  Charles神色平静温柔,如果忽略他轻轻敲着桌面的手指就更完美了。“我同时在教几百人生物还兼任院长,也没忙成你这个样子。”

  “我们要上市了……Charles。”Erik试图给自己找一个合适的理由,他确实也没撒谎。

  “即使Raven都会至少三天就会去找Hank约会...你们是一个公司的,而你一周没回家了。”Charles交握着双手摇头,“你是一个成年男人,你不是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初中生了,Erik,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好吧,我向你道歉,Charles,那天是我不对,我没有控制好情绪,我不该误伤你……我……”
  Erik在股东会上的巧言善辩被抛到了不知名地,他现在磕巴得像个不知道问题正确答案的学生。

  Charles皱着眉看他,他的神情甚至更不满了,这让Erik知趣的闭上了嘴。

  “跟我说实话,Erik,你是不是……”

  “不是,我爱你,我不想和你离婚。”
  Erik斩钉截铁的打断了Charles的问句。

  “别那么紧张,我要问的不是这个,我从不质疑这点。”
  Charles的脸色好像好了一些,但他语气还是很严肃。

  “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

  3.
  那场咖啡厅里的对话意外结束了,Charles问Erik,你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想要隐瞒我?我会和你共同承担的。

  他还把自己刚刚买的健康手环给了Erik,希望他戴上,但是Erik拒绝了,他甚至松了一口气,他说着,“你才更需要这个。”
  然后就接了Emma的电话跟逃命一样离开了。

  Hank抽出了Charles手腕下那个写到一半的记录单,然后帮他填完了最后两个实验数据。

  “你今天不在状态,教授。”

  “你说得对。”
  Charles吐了口气,率先摘下了手套,开始洗手消毒。
  
  “我猜是因为Erik。”

  Charles耸耸肩,真是不能更好猜了,这么多年他就为这一个人烦来烦去的。

  “每次都是他。”Hank锲而不舍的追到了更衣室门口,“这次跟你眼睛上的伤有关系吗?”

  “别这样,是Raven让你变得这么八卦吗?”Charles把白大褂收好,换上了自己的大衣。“你知道我们不可能为这个吵架。”

  “就好像他真的对你很好一样,”Hank一脸惋惜的看着Charles,“虽然这话不该我说,可是嫁给一个霸道总裁有什么好呢,他都不怎么回家。”

  “他爱我,Hank。”Charles盯着自己的助手,不悦的纠正着。“我对他也一样。”

  “我不瞎。”Hank接受到了Charles的警告,“可他很奇怪,你不觉得吗,你们结婚前就好像每时每刻都要在一起一样,婚后他居然成了一个不回家的男人。”

  Charles穿衣服的动作暂停了一会,他的围巾还攥在手里,Hank已经离开了。

  今天下雨了。

  他走到楼外才意识到这一点,实际上他最近总是有点精神恍惚,他想重新走回去躲一会,但已经来不及了,雨滴迅速打透了他的外套,不远处一辆很像Erik常开的卡宴车门打开了,雾蒙蒙的雨里,他看不清那是谁,但他想不太可能是Erik,毕竟从他们结婚后他就再也没来接过他了。

  也许是Raven,她有时候会借Erik的车开着玩。

  Charles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傻站在雨中等着那个人影跑近,而且那个人也没有拿伞,这样就变成两个人在雨中傻站了。

  他看了一会那双蓝绿得透明的眼睛,大脑短路一般的分析不出那里面的情绪,他随后被狠狠地压进了一个在阴雨中尤其显得温暖的怀抱里。

       4.
  “Erik,也许我们可以一起洗。”
  Charles手指还紧张的绞着衣角,他大概这辈子都说不出第二次这种话了,他甚至不敢看着Erik。

  但Erik跟受惊的兔子一样的跳开,真的太伤他自尊了。

  就跟那天他试图从后面抱一下Erik的时候一样,Erik慌得直接撞青了他的眼角,虽然他的表情立刻懊悔得就好像希望自己再补自己一个情侣对称。

  Charles这回真的生气了。

  “你在怕我吗?Erik!”Charles完全忘记因为淋湿要洗澡这回事了,愤怒和羞耻让他浑身都热了起来,“我们是合法夫妻!你完全没必要这么...这么...”

  多年的良好教养,让Charles根本找不到能用的形容词。

  这个吵架内容实在太过于羞耻了,在他前二十几年的人生里根本不曾遇到过。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Charles。”Erik咬咬牙,上去抓住了他的手。

  这种挣扎落在Charles眼里几乎是另一种伤害。

  “你怕我。”Charles用肯定的语气说着。

  Erik看起来想要解释些什么,但他没有,好在他没松开Charles的手。

  “吻我。Erik。”Charles抿着唇,微微眯着眼睛看着Erik,把Erik在那瞬间脸上闪过的情绪尽收眼底。

  “别躲。”Charles抓住了Erik刚刚握住他的那只手,一手扶住了Erik的后脑,慢慢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

  他用的力气不大,显然Erik拒绝不了他。

  开始是他试探性的探出了舌尖,然后Erik就把他压在了浴室的门上,接吻的感觉就跟他们之前的每一次一样美好,以往Erik会是那个想要进一步的人,然后他会因为第二天的早课之类的原因拒绝,但这次他决定主动一次。

《后文后文》

说是有违规内容被封了QAQ
链接又失效了,各位,哭泣。
大家去我主页翻新发的图片长文试试能不能看,电脑端可以,手机我也不确定。

评论(29)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