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_Toffee

通俗狗血,就这样。

【EC/无能力AU/ABO生子】关于形婚这件事(一)

也许,你们看过“下一站,别离”吗?

依然是个日常文,有ABO 私设。
老万的设定是个渣男,小教授带球跑。

1.
“Charles,我感觉我遇到那个对的人了!”
门被暴力的打开了,随之而来的尖叫让Charles从恍惚里回过神来。

他一边眨着眼睛适应突如其来的灯光,一边哑着声音懒洋洋的应了一声,虽然他一个字都没听到。

“Charles?”Raven显然被从黑暗中凸显出来的人影吓了一跳,“...你干嘛关着灯站在客厅里?”

“我...”Charles开始时迷茫的神情随后竟然透出了隐约的慌张,他下意识的把手里的药瓶藏到了身后。

“你怎么了?”作为一个女性Beta,Raven实在是强势的过分了,她径直走过来试图看清楚Charles在藏些什么。

“什么也没有...拜托...那里什么都...”按理来讲平时Charles不会虚弱到这种地步,即使他是个Omega,但短短的几个争抢动作竟然已经让他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Raven的动作停下了,“Charles,你是不是生病了?”
她仔细观察着Charles苍白的脸色,很确定他现在状态不对,Raven不敢继续强迫Charles了,转而扶着他坐回了沙发。

“如果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你必须告诉我,就跟你从未想过抛弃我一样,我会和你一起承担。”
Raven有些紧张有些认真的说着。

然而Charles只是虚弱的摇了摇头,把自己蜷缩在了沙发的角落里,他的气色实在太不好了,短短的几分钟里冷汗湿透了他的衬衫前襟,Raven差点就去打911了,如果Charles没有拉住她的话。

她完全不知道他究竟在忍耐什么,经历什么,他一个字也不肯说,即使她急得都快要拆房子了,这种情况在他吞下那个瓶子里的小药片之后好转了一些,但也没有太多,他看起来还是疼得厉害,只是清醒了一些。

Raven帮他倒了一些温水,守着他直到午夜,在Charles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可以接受一场质询的时候开口了。

“我可以不打911,但你必须跟我讲清楚。”
Raven又急又气,她抱着双臂居高临下的瞪着可怜的Omega,“你的信息素是怎么回事?”

2.
“...你进门的时候好像还说了些什么别的?”Charles透彻的蓝眼睛显得他无辜极了,小教授转移话题的技巧一直很拙劣,只能盼着他现在缩在毯子里的虚弱模样可以帮他加分。

“我是指那个新接手我们公司的职业经理人,很合我胃口...”Raven叹着气,她都快忘了这件事了,真难为Charles还记得,“不过那都不重要了,我们得先解决你的问题。”

“我没什么问题。”Charles依然试图回避,“只是胃痉挛而已。”

“胃痉挛不会让你的信息素爆发成刚才那个样子,更不会让你闻起来……闻起来就好像……”Raven说不出那个词,她不相信这种事会发生在Charles身上。

未婚先孕什么的。

不可能的。

她哥哥是个多可怕的老古董她最清楚了,连她在高中时候和小男生牵牵手都要训斥她不够纯情。

他就没考虑过,也许是他自己太纯情了呢?

“你知道,Omega情绪波动的时候都这个样子...”Charles试图解释,“我只是疼的厉害。”

Raven不打算跟他废话了,她把Charles整个掀翻了过来,平时这也许不太容易,但现在很轻松,Charles现在虚弱得跟个三岁孩子差不多。

腺体上没有咬痕。

她刚刚帮他换掉被汗水浸透的上衣时也没有看见任何吻痕一类的。

Raven困惑的松了手,Charles顺从的倒了回去,继续做缩头乌龟。

“这不可能...”Raven迷惑的自言自语,“难道是我的感觉出错了吗?”

Charles得到了暂时性的平静,虽然Raven每天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唯一幸运的是那天之后他就再也没有那样发作过了,身体似乎是已经适应了自身一些奇妙的变化。

Charles就像往常一样继续工作着,忙的时候会觉得什么都没发生,他不过还是一个普通的单身Omega,只是有时候也会在工作的闲暇发呆,不自觉的摸着小腹。

——他将会有一个孩子了。

这完全在工作计划之外,但无论如何,还不那么糟糕,对吗?

他总算赶在彻底失去生育能力之前拥有一个孩子了。

那天Charles从医院拿到诊断报告的时候整个人都僵硬了。

他才28岁,他从来没为结婚,甚至谈恋爱这种事情着急过。

他还有大把的时间挥霍,无论是做科研还是慢慢的试着找到一个喜欢的人。

今天这种状况他从不曾考虑过,哪怕是一点点。

诊断上写了很多密密麻麻的术语,但总结起来很简单。

——免疫系统异常,失去繁殖能力。

他还很年轻,哪怕是再往后推十年,急着要一个孩子也不会成为他随便结婚的理由,但现在不一样。

医生的推断是最多一个月,如果他还没找到合适的Alpha结婚,他就再也不可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了。

3.
Erik是在差不多一个月之前接受了Logan公司的委托。

实际上Logan和他关系本来就不错,加上他现在有个不得不长呆这个城市的原因,顺理成章的,由他来帮Logan打理一下这些遗留产业。

这属于两个人都放心又轻松的任务。

所以在飞机一落地的时候他们没先去公司而是去了酒吧。

他一进门Logan就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了他后背,大嗓门喊的整个酒吧的人都听得到,

“新婚快乐啊,哥们。”

Erik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酒吧里将近一半的Omega传递出来的信息素里都饱含了失望,这让他竟然对Logan生出了一丝感激之意。

喝着喝着酒Logan就惯例一样的开始取笑他的情史,

“你倒是睡过不少漂亮妞,喜欢你的人能从你原来的公司排到这,但就没一个愿意让你标记的。包括你这次的结婚对象。”

“你就不能觉得是我不愿意标记他们吗?”Erik敲了敲玻璃杯,这让里面的冰块产生了轻微的晃动,冒出了一串细小的气泡。

Logan还慢慢的在舌尖品着自己的龙舌兰,听到这句话后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嗤笑,“也许那个跑去精子捐赠中心冻结精子的不是你,我以为你已经做好了这辈子不可能有人愿意成为你的Omega的准备了。”

“那属于公益范畴。”Erik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对这个话题不那么在意,“就像Emma说的,我这样的一个健康成熟的Alpha既然根本没有标记任何Omega的意向,还不如去造福社会。我觉得她说的很对。”

“然后你就为了这项公益开启了长达一年的禁烟禁酒——我还没算上另外那些苛刻的饮食条件和作息要求,反正你平时也是那样。”

Erik认真的盯着眼前的气泡水,他不爱喝酒,抽烟也很少,这都没什么。但Logan说的没错,在做精子捐献这个决定的时候,他也决定好自己孤单的过下辈子了。如果不是那天意外的遇见了Charles,他会平静而孤独的度过自己的下半生。

在那样两段过于失败的感情后,他仿佛已经丧失了爱人的能力。

那天他一个人在家,刚刚跟他的大女儿通过电话,NINA的声音又活泼又可爱,让他空荡荡的公寓里稍微有了那么点生气,但一切都随着电话的挂断结束了。

他只能盯着电视发呆,桌子上整齐的码着工作用文件,电脑的屏保还维持在出厂设定的图片,手机里没有任何人的照片,连刚沏出来的咖啡都好像跟其他物品一样统一着失去了温度。

“...也许您想要属于自己的幸福?”Erik突然被这句话惊醒,他下意识的看向了发声处,电视里似乎在播什么广告。

“…我们可以帮你,男孩女孩,你定,身高相貌你定,甚至智商...“

Erik叹息着关掉了电视,那是针对不孕家庭的宣传广告,他根本用不上,他没有家庭。

他有两个前任,第一任甚至还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给他生了个女儿...老天,他可不是个渣男,他立刻表示自己愿意娶对方,但是被拒绝了,那个Omega哭诉着他根本就不爱她,他们即使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她只想留下这个孩子而已。

那个孩子是NINA ,温暖柔软,也很有爱心,非常喜欢小动物。

出于责任心,他依然会每个月固定时间汇赡养费过去,不过他很难见到NINA ,毕竟那个Omega在怀孕期间就遇到真爱了,即使她还是固执的把NINA生了下来,她现在生活幸福,他不愿意打扰她。

第二任稍微没那么复杂,只是一场普通恋爱而已。他在经历了一次失败的感情后,重新审视了自己的人生,也许他不适合一个那么感性的Omega,他弄不懂她们要的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所以他找了一个医生谈恋爱。

开始一切都还不错,每周会有固定的约会时间,两个人都从不迟到拖延,微笑都标准的跟练习过一样,永远的恰到好处,那个Omega从来不跟他撒娇或者无理取闹一类的,也不会在工作时间打扰他,他感觉挺不错的,两个人跟履行程序一样的过了大概半年,他准备订婚了,他拿着戒指去了她家,却闻到了陌生Alpha的信息素。

和他的Omega纠缠不清。

他还是敲了门,以往乖巧整洁的Omega衣衫不整面色潮红的开了门,跟他说了几句抱歉的话,他记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了,可能是不想记得。

无非就是我们根本不像在谈恋爱之类的。

他点点头,说没关系。
然后就离开了。

他把戒指扔到了街角的垃圾桶里,感觉高定的长款风衣根本就挡不住才入冬的风。

爱情。

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

那时候他没想到自己会在下一个转角遇见答案。

评论(7)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