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_Toffee

通俗狗血,就这样。

【EC /无能力AU /ABO 】关于形婚这件事(二)

渣男恋爱史无数万万*带球跑小教授

本文的ABO 私设是Omega在不被标记的情况下可以怀孕,但是依然能感知到Alpha父亲。

4.

Charles在洗手间吐得天旋地转,他抱着马桶跪坐在地上,晕乎乎的想原来怀孕还挺痛苦的。

他本来以为最初的植入受精卵排异结束后就可以跟没事人一样继续做研究了,但是显然不行。

实验室里的气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他从没觉得酒精灯燃烧的气味都那么刺鼻。

他收拾好自己后,推开了刚刚躲藏的隔间的门。

Hank就站在门外。

他没有给Charles任何辩解余地的直接下了结论,

“你怀孕了。”

来自Alpha的直觉。

大概一小时以后,他们一起出现在了市内最大的婴儿孕品专卖店。

这里五花八门的小东西让在这方面没有任何经验的Charles感觉比刚才孕吐的时候还要晕。

“我感觉我还不怎么着急准备这些东西。”Charles随便的拿起一个小花裙子又放下,他隐约觉得肚子里可能是个男孩,小东西太能折腾了。

“你最好趁着你还意识清醒的时候,把一切都准备好。”Hank 推了推眼镜,看起来不比Charles了解这里多少,他正站在一个奶粉货架前面看他唯一看得懂的化学成分,仔细的研究里面的配方。

“我为什么会意识不清晰?”Charles疑惑的询问着,“怀孕又不是什么恶疾,很多Omega直到临盆还在工作。”

“没错,但你是一个没被标记就怀孕的Omega。”Hank背对着Charles,仅凭语气来看,他还算镇静。

Charles不说话了。

Hank接着叙述事实,“Omega怀孕时需要Alpha在身边,不只是需要他们照顾,还有他们的信息素。在怀孕期间,Omega和Alpha的连接会加强,离开自己的Alpha太远很可能会让你陷入极度虚弱的状态。哪怕你没被标记。”

“你必须要提前做好各种防护措施。”Hank最后总结道。

Charles拎着一大堆东西被Hank护送回了家,他还在Hank温和又严肃的劝说下请了一星期假来适应所谓的缓冲期,Hank很隐晦的提醒了他,孕夫的发情期会很不一样,但他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Raven并不怎么意外的看了眼他手里拎着的袋子,“我以为我能等到你愿意自己跟我坦白的那天……”

“……所以你身后的Alpha就是那个不负责任的播种者吗?”

Raven挑着眉冷冷的盯着Hank。

“不,”Charles放下了购物包裹,推着Raven进了屋,作为一个Beta女性Raven实在是强势的过了头,“只是一个好心的同事。”

“好心的同事陪你去买孕期用品?“Raven忍着让自己不发火,潜意识在提醒她不能对一个孕夫过分粗暴,“看来如果不是你脑子坏了,那就是我傻了。“

Hank还站在门口,他似乎有必要开口解释一下。

“Raven小姐,我对你的哥哥只有朋友的感觉,最多也就是师生情,他是我的大学老师……而且,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Raven原本被Charles推着进了里屋,现在猛的回了头,她终于知道这声音为什么如此耳熟了。

Hank!

她高中时候被Charles痛斥不够纯情的那个牵手对象!

不过他当年可没现在这么挺拔帅气,她印象里他简直是最不起眼的Alpha了,总是没什么攻击性,书卷气很重。

5.

这场闹剧的结局是,Raven和Hank一起坐在了沙发对面声讨Charles,试图逼迫他说出那个混蛋Alpha是谁。

Raven简直认定了那是个一夜情对象,只是她潜意识里死活不肯相信自己的哥哥会到处乱搞,所以事件直接被提升到了“强暴”之类的法律议题,这让她极度痛恨那个Alpha。

不过三个人里看来在意的只有Raven,Hank似乎不太愿意过度干涉教授的隐私,一直保持着沉默。

而Charles翻来覆去只说了一句,“我必须生下这个孩子。”

“我不能理解。”
Raven在短短不到几周时间里——从那天晚上Charles状态不对开始,已经替Charles跑了七八间医院做咨询了,
“流产就是个小手术,但你如果要把他生下来,你想过没有,一个没有被标记的未婚Omega的孩子……好,我们不提那么远的事,先谈谈你打算怎么度过眼前这几个月,没有你的Alpha的陪伴,你会无时不刻都比你肚子里那个孩子还要虚弱,怀孕时间越久越糟糕,这就是为什么这个社会为Omega设立了那么多福利政策的原因,Omega根本没有选择的要依附Alpha……”

Raven停了停,她不愿意用关于Omega体质之类的事情刺痛Charles的神经,Charles一直是Omega平权运动的先锋,可她真的没办法不替Charles焦虑,如果他不肯打掉孩子,接下来,接下来他要怎么度过。

她的哥哥从来就那么优秀,耀眼,完美到没有任何瑕疵,他的人生本该一直这样的,她以为某天Charles总会领回来一个高大英俊又优秀的Alpha回来,继续他完美的一生。

可现在一切都毁了,就因为这个无辜的小生命。

Charles一直都咬着下唇没有说话,直到Raven这段长久的沉默,

“其实……我能拿到他的信息素。我想那能缓解一些孕期的不适,至少能撑到把孩子生下来。”

Raven有种想要扑上去逼他说出一切真相的冲动,好在Hank还算理智,他拉住濒临崩溃的Raven,疑惑的问Charles,“既然你还能找到那个Alpha……抱歉,我没以为那是一夜情,只是别的可能性都太低了。我是想说,他如果都会同意给你定期提供信息素这种私人又苛刻的要求,为什么不愿意对你负责?”

6.

Charles做手术那天,Erik是在场的。

他守在手术室外面,签了一大堆字,各种责任书,保证书,甚至还有一张生死状。

“这是什么意思?“Erik指指那张生死状,“你们之前可没说他会有生命危险。”

他拉住了那个要离开的小护士,原本就很严肃的脸上阴沉的有点吓人了。

属于Alpha的强硬信息素逼得那个Omega护士有点腿软,她小声的解释着,“这个进手术室之前都要签的,不一定就是有生命危险。”

Erik对这个答案不满意,但他放那个护士离开了,这是Charles的决定,他不能,也无权干涉。

那天他遇见Charles的时候,那个迷迷糊糊的小Omega正要过马路,对面横冲过来了一辆车,他出于本能把他救了下来。

反作用力让Charles狠狠的跌进了他的怀里,然后这个一头柔软棕色头发的Omega就突然在他怀里放肆的大哭了起来。

扑面而来的混杂着绝望悲伤情绪的信息素让Erik非常手足无措,他是谈过两次恋爱了,连女儿都有了,可是他的前任们一个比一个强硬,他没遇见过这样柔软的Omega。

Charles很快把他的衣襟哭湿了一小片,他看着实在太伤心了,Erik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敢轻易打断他,周围路过的人在不断的指指点点,Erik清晰的听到了好几句类似于“Alpha就是永远学不会负责的生物。”之类的话。

他再迟钝也感觉到他不能继续站在路中间了,他半拖半抱着那个小Omega回了他的车里——因为他的车停的很近,Charles可能都没意识到他被挪到了别的地方,以一种跟拖行李箱差不多的方式。

Erik给他递了纸巾,还有帮他拧开了一瓶水,小Omega慢慢的哭得没那么厉害了,他开始发呆了。

Erik试着开口跟Charles交流,“也许...你还记得你家在哪里吗?我送你回去。”

Charles的卷发和娃娃脸让他看起来远远小于实际年龄,Erik下意识的觉得他大概是个还没毕业的学生,Alpha的社会责任感和保护欲让他不忍心丢下这个明显伤心过度的Omega。

小Omega情绪伴随着这句话好像又有崩盘的趋势,他呜咽着断断续续的讲着,“我不可能有家了。”

Erik被他哭得头疼,实际上他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这么多眼泪。

“为什么?”

Charles把体检单递给了他,那看起来只是一次普通的体检,在职都会有的那种福利保障,Erik提醒着自己要保护别人的隐私,一边忍不住快速的扫视了姓名和年龄。

老天!

二十八岁!

他都对下面的内容不感兴趣了。

“你真的有二十八,而不是十八吗?”

Charles不满的嘟着嘴,“我的学生年龄都比那大。”

“好吧...”Erik视线移回了体检单,其他指标都很正常,唯独最后的医生建议那里写着...

“我很抱歉。”

Erik一阵惋惜,眼前这个漂亮的小Omega就要失去生育能力了。

……

Erik的回忆被手术室的嘈杂声打断了,他立刻站了起来,医生冷着脸打量了一下他,冷冰冰的吐出了一句,“手术成功。”

Erik立刻松了一口气,他想进去看看Charles,但被拦住了。

“他现在不能接触到Alpha的信息素,受孕状态不够稳定,你们起码一个月不能做什么激烈的运动。”

那个医生依然面无表情,但Erik却突如其来了一点尴尬和害羞。

激烈的运动。

如果Charles愿意有点什么激烈的运动,他就不用在手术室门前苦熬一个半小时了。

评论(6)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