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_Toffee

通俗狗血,就这样。

【EC /无能力AU /ABO 】关于形婚这件事(三)

渣男恋爱史无数万万*带球跑小教授

再立个flag ,十章之内完结。
本文日更,放心追。

7.

Charles一周的假期迅速结束了,在这一周中他恶补了各种关于怀孕的知识,仓促的就好像他今天才发现自己原来是个Omega一样。

那天他被一个陌生Alpha搭救后经历了他人生中最混乱慌张的几个小时,他那会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孩子。

潜意识让他抓着那个Alpha不肯他离开,Charles羞耻的在不能安眠的深夜回忆起了一些零碎的片段,他丢脸的不停的哭,把眼泪都蹭在了那件质地不错的衬衫上,那个Alpha意外的显得比他还慌张,他被搂进了一个温暖厚实的胸膛里,还被喂了点水,这让Charles的喉咙舒服了一点。

Alpha笨拙的安慰着他,“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知道,很多家庭甚至选择一辈子都不要孩子,喜欢你的人不会介意这个的。”

然后他就如此失礼的抓着那个Alpha的领带大吼,“那你会愿意娶我吗?娶我这样一个失去生育能力的Omega?你们这些自大的Alpha找Omega不就只是这一个目的吗?我...”

Erik对这一下拉扯毫无防备,他顺势被拉得扑倒到了因为哭泣和悲伤而全身无力的小教授身上,Charles很好闻,既不过分的甜香又让人很有食欲,像春天刚刚花开的时候,给人的感觉舒服极了。

比他认识的任何一个Omega都好闻,包括他的前任们。Erik想起了那个刚刚被扔进垃圾箱的结婚戒指,做了一个决定。

“你刚刚说你有学生,所以你是个老师?”

“是教授。”Charles皱着眉下意识的更正了称呼,压在他身上的Alpha让他感觉有点不舒服,尤其是对方占有欲过强的信息素,Charles努力的推拒着Erik,但对方纹丝不动。

“噢,教授...”Erik很快更正了称呼,“我是金融和法律双学位毕业的,现在在帮别人管公司,我有经济能力抚养你和孩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愿意娶你。”

对方是一个车上永远证件齐全的业余律师,而他因为今天的体检带齐了证件,Charles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被拉着去county office登了记,直到刚刚打印出来还有些发烫的结婚证递到他手里的时候他才仔细看了看这个Alpha的名字,然后就好像被烙印了一样每天晚上睡前,早上醒来都会想到这几个字母。

“ERIK ”。

他的结婚对象,

他孩子的父亲,

还是一个承诺了无论生老病死都会照顾他保护他的人。

Charles脸红的把头埋进了枕头里,然后又隐约想起了哪本书上说这种睡姿对孩子不好,又赶紧翻身回来。

那天他出了county office还在精神恍惚,虽然他是从看见诊断的那一刻起就迫切的希望有个Alpha出现,然后他们结婚要小孩,但到了这一刻,Charles还是觉得太不真实了。

他晕乎乎的走到了county office入门那处的长台阶,险些一脚踩空,在那个瞬间他的腰被一只手有力的扶住了,Erik低声的耳语在他心里炸起,“小心。”

对方满是过分亲密的动作让他慌张不已,Charles站稳后立刻推开了Erik,Erik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有点受伤,但他没继续强迫Charles。

Charles低头快步往下走,直到走到了Erik停车的地方,Erik拉住了Charles,

“回家吗?我送你。”

Charles犹豫着要不要同意,就在几个小时前他还是个单身Omega,而现在他居然已婚了!

他的Alpha还问他用不用他送他回去。

该怎么回答?在线等,急。

Erik很有耐心的等了一会,小教授脸上阴晴不定,他不得不给出一点提示,“去我家还是你家?”

这显然把Charles吓到了,他猛地抬起了头,盯着Erik,眼神像只受惊的小鹿。

Erik好笑的解释道,“没有别的意思,你刚刚凶我的时候看起来不是还很勇敢吗?我们可以慢慢来...”

Erik甚至还给了Charles一张私人名片。

“我不是骗子,你看,我有正式工作,不要害怕我。”

Charles对着月光仔细审视床头那张精致的烫金名片,如果Erik是个骗子,那他实在是个品味不错的骗子,何况像他这么好看的Alpha出来骗婚简直是造福社会。

8.

他想把名片递给小Omega,Omega就像怕被烫伤一样小心的避开肢体接触,捏着名片的边缘接了过去,然后看也不看的塞进了背包里,Erik帮Charles打开了车门,但Charles只匆匆留给了他一个背影和一句再见。

Erik那天回家的时候心情很好,嘴里还哼着陌生的小调,虽然电脑桌面还是没什么色彩,咖啡也不好喝,然而一想到也许再过几天这个屋子里就会有一个新主人入住进来,他的心就雀跃不已。

他等Charles的电话等了好几天,在难得的假期中手机24小时开机,可最后等来的只是医院冰冷的术前通知。

再见面的时候,Charles手里拿着厚厚一摞法律文件——关于形婚生子这件事。

里面给出了一系列有益于Erik的条件,Charles甚至还愿意付钱给他,买他的精子。

Erik从认识Charles以来,笑容第一次彻底失了温度,他把文件撕的粉碎,Omega坐在他对面脸色苍白又平静的承受着他的怒火。

“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你没义务做这些。你只是在路过的时候救了我,就像任何一个有责任心的社会人士一样,同情心把你害惨了。你生气是应该的......是我的错,我那天拉着你不放你走......等我生下这个孩子,你就自由了。或者你还需要什么精神补偿,我都会尽力支付的。”

Charles的话停住了,Erik看到了他眼睛里面的泪光,他的语气从平静的叙述转为了恳求,

“求你,我需要这个孩子,你要什么都可以,只除了...你不能把孩子们带走。”

Erik猜想这个倔强的Omega可能这辈子也没跟人这么说过话,他想解释,想去抱抱他,但Charles的状态看起来如此的脆弱,似乎再经不起任何的情绪刺激了。

最终他只说了一句,“好。”

Erik那之后配合医生做了一系列孕前准备,即使医生一再强调自然受孕是最好的方式,但看起来柔弱的Omega对受孕方式异常执着。

再然后,Charles似乎就彻底从他的世界中消失了。

只除了他自己总是在任何思维空闲的时间里想起,还有一个Omega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正怀着自己的孩子呢。

评论(7)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