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_Toffee

通俗狗血,就这样。

【EC /无能力AU /ABO 】关于形婚这件事(四)

恋爱史无数渣万*带球跑小教授

终于见面了,扶额。好嫌弃自己的进度。
各位,干了今日份的狗血。

9.

Erik很想做个负责任的丈夫,哪怕他们是形婚,可他辛辛苦苦把自己从欧洲弄到了美国来没有任何意义,Charles就那么消失了。

他打给Charles的电话都被拒接了,短信也没人回复,Erik现在有点痛恨自己的礼貌,他应该仔细看看那张体检单的,上面一定有住址。

明明手术后还很虚弱的Omega趁所有人不注意的间隙离开了,就好像那天Charles打电话给他不是需要他陪伴,而只是找了个人来签字。

记忆里Charles那天满脸泪痕绝望的样子让Erik心里产生了一点很微妙的感觉。

那天随便谁都可以,哪个人都行,只要能给Charles一个孩子。如果没遇见他,也许Charles真的会去一夜情也说不定。

从来都不是非他不可。

Charles究竟将他置于何地呢。

……

“喂!醒醒!”耳边惊雷一样的炸起了一个呼声,是他的前任暴力助理,Emma,此刻金发女郎正靠在他的办公桌旁边,手上提着一堆文件。

Erik受到了双重惊吓,“Raven呢?你怎么回来了?“

“别用那个表情,就好像我在暗恋你一样。”Emma把文件夹重重的一摔,长叹了口气,“Raven休假了,她哥哥怀孕,没人照顾。”

“孕期没人照顾?”

Erik惊奇的扬了扬眉,

“根据Omega平权法案她哥哥可以去告那个Alpha,赔偿金够他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说的那么轻松……Raven到现在都没能揪出那个害她哥怀孕的Alpha是谁,一旦找出来她肯定会剥了那个人的皮。”

Emma想到了Raven昨天请假时那阴狠的表情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发情期被强暴?”

Erik难得和Emma一起八卦了起来,鉴于他结婚证上的另一半也正在怀孕状态,Erik此刻对所有怀孕的Omega都抱有异常的同情心。

“啧,你用什么一夜情之类的形容更恰当,据说她哥哥是自愿的。”

“没有哪个Omega会自愿为不认识的人生孩子。”Erik义正言辞的说着。“你不能这么污蔑一个Omega的名声。”

Emma的眉毛高高的挑了起来,盯着他看了一会,“你今天不太正常,Erik。你以前不是个Alpha至上主义者吗?”

“你是不是又谈恋爱了?”

“实际上,我结婚了。”

Erik结婚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公司,包括在家休假的Raven。

Raven刚刚把吐得昏天黑地的Charles拯救出来,边在厨房帮他冲一些缓解妊娠作用的药,边收到了这个爆炸性消息。

结果在Erik决定给Raven打个电话关心下属时,收到的第一句话就是,

“你居然结婚了!”

随后Raven感叹着天下没有好Alpha可嫁了,背景音是叮叮当当的刀叉撞击声和尖叫的烧水壶,感觉起来厨房快要爆炸了。

“我觉得你亲自照顾你哥哥不是个好主意。”Erik诚恳的建议着。

“没办法。”Raven叹气,“他现在对信息素敏感,你知道找一个好的beta护工有多难吗?幸好我自己就是个beta。”

Erik又想到了Charles,不受控制的幻想着一些惨兮兮的画面。

“...对了,Erik,你现在忙吗?”

“有什么我能效力的?”

10.

Erik提着一大堆餐盒去了Raven家,实际上他一不留神买太多了,他在开车的路上总盼着可以再次偶遇一下他的法定结婚对象,但是没有。

于是他只能提着各式各样的餐点去了Raven家。

Raven从窗户里跟他打招呼时显然被巨额送餐量惊住了,“你把孕夫想象的太能吃了!Charles一直没什么胃口...不过也可能是我做的太差了。”

为什么叫Charles的Omega都这么人生不幸,Erik站在门口边胡思乱想,等Raven开门。

区别于平时职场女性的形象,Raven来开门的时候还穿着卡通睡衣,连头发都没有仔细梳。

“随便吧,你这个已婚Alpha。”

除了Raven,还扑面而来了香甜的信息素,Erik大脑有点当机,Raven看了看他,露出了一个无辜的表情,“我说了,幸好你结婚了。你知道这个月里有多少Alpha发现Charles怀孕后非要照顾他不可吗?连我男朋友都会每天打电话来慰问。”

最终Erik拘谨的坐在了沙发上,他不是那么容易情绪失控的Alpha,但这个味道有些过分熟悉了,甚至在这种信息素的包围里他感到了久违的安心。

这也是孕期Omega信息素的附带作用吗?

Raven在厨房磕磕碰碰的帮他倒水,“怀孕的Omega,你知道的,信息素会比平时强烈几倍,也会惊人的好闻。很久以前Omega就进化出了这个本能,为了在孕期得到足够Alpha的照顾。“

Erik漫不经心的听着Raven重复常识,耳朵敏锐的捕捉到另一个屋子里有一系列细碎的响声,接着传来闷闷的声音,”Raven,是Hank送吃的过来了吗?他做了什么,味道很棒,我感觉我好像突然没那么想吐了...“

Charles穿着宽松的Tshirt,睡眼惺忪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就那么出现在了Erik面前。

Erik心跳好像漏了几拍。

这不可能。

他是在做梦。

11.

Raven从厨房里冲出来想要提醒Charles,他现在不能离陌生的Alpha太近,会有危险。

紧接着她就看到了两人之间古怪的对峙,Charles维持那种昏昏欲睡的样子已经很久了,他在休假后就申请了孕期特别工作时间,而在家的大部分时间他不是在昏睡就是与马桶做斗争,像今天这样情绪饱满的走出来见人本来就很少见,再加上一个呆滞状态的Erik。

“你们认识吗?”

Raven打破了僵局。

“我...”

“不认识。”

两个人同时开口,果断否认的那个是Charles。

Raven还没能继续八卦几句,来自Erik的夹杂着不知名情绪的信息素就扑面而来了,她下意识的迈了一步把Charles藏在了身后,但那没什么用,屋子里几乎瞬间充满了烈酒般冰冷的燃烧感,淹没掉了属于Charles的甜美气息。

作为Beta,Raven已经感觉到了压迫感,这对Charles来讲只会更痛苦,她皱着眉提醒,“嘿,你不能这么对Charles。不管你们之前有什么恩怨,他现在可是一个怀着孩子的Omega!”

“那如果我说,孩子是我的呢。”

Erik只顾着盯紧在Raven身后那个明显消瘦了的人影,看也没看Raven。

当事人的妹妹缓慢的放下了挡着Charles的臂膀,

“那就另当别论了。”

啪。

Raven赏了她顶头上司一个响亮的耳朵。

“你这个混蛋!你抛弃了他!”Raven红了眼的扑向了Erik,在Charles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划了Erik脖子上一道红痕,Charles吃力的拉了Raven一下,这点缓冲时间足够Erik控制住她了。

力量上显然更胜一筹的Alpha有些烦恼的抓着失去理智的Beta,期间接受了他这辈子长这么大以来收到的最多的负面标签,其中包括“渣男”“精英败类”“Alpha种族主义者”之类的。

他抽空看了眼安静站在沙发后面的Charles,Charles看起来还很迷茫,似乎不知道该帮谁更好,澄澈的蓝眼睛干净的跟孩子一样。

“你先冷静一下,Raven,冷静。”

Erik吃力的把Raven按在了沙发上,

“你听我说完。”

“你想说什么?说你不是故意的吗?你知道未婚怀孕对于Charles来说意味着什么吗?”Raven指着Erik的手抖得厉害,“你们这些Alpha,永远都只顾着下半身快乐。”

“...我们结婚了。”Erik头痛不已。

他什么时候只顾着下半身快乐了?

“对,没错,你甚至还结婚了...老天,我以前怎么会迷恋你...”Raven因为愤怒和大吼头脑陷入了缺氧状态,她深吸了一口气后才意识到了Erik在说什么。

“你说你和谁结婚了?”

“Charles。我和Charles登记过了。”

——

咳,话说有没有人想起查查飞机上质问Erik那一幕,

也是这句,“You abandoned me.”

评论(7)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