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_Toffee

通俗狗血,就这样。

【EC /无能力AU /ABO 】关于形婚这件事(六)

改波简介吧。
先结婚后恋爱。

说老万不渣的评论已经把我淹没了(。ì_í。)

14.

Erik在实验室门口拥吻他的照片足足在BBS首页飘了好几天,Charles每次看见都会脸颊发烫,然后尽量要求自己不要去打开手机。

很快整个大学都知道他们教授闪婚怀孕了,对象是个非常体贴有魅力的Alpha,每天都会接送教授上下班,附带各种贴心小点心给实验室人员和Charles的学生们。

这样安逸的生活维持了几个月。

Charles几乎收到了周围所有人的祝福,也总会有女学生跟踪偷拍他和Erik,Charles一直很纵容自己的学生,直到有一次Erik想给他一个见面吻时被闪光灯打断了……那之后Charles就再没被偷拍过,无论是在课堂上还是任何一个地方。

这个所有人中不包括Hank,Hank的态度依然很平静,他在一个收到Erik爱心餐点的午后状似无意的开口,“你们真的会在几个月后离婚吗?”

Charles甜蜜的微笑消失了,就跟那块被他掉到地上的千层酥一样破裂。

他干巴巴的回应着,“说真的,我不知道。”

他已经很久没想起过这件事了,他和Erik一直很有默契的避开了这个话题,假装他们只是一对普通的没什么顾虑的夫夫。

Hank还在认真的调配一管颜色古怪的试剂,那看起来像是混了七八种颜色在里面,上面还冒出了一丝丝白烟,

“Charles,你结婚的理由我一直都觉得很奇怪,如果是其他的Omega,这个理由是说得过去的,但现在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一个未成年时期就开始参加Omega平权游行活动的Omega,你所有的学生都听你说过 ‘Omega不是生孩子的工具,更不是Alpha的附属品。’如果有直Omega这个词,那么它就是为你准备的。

结果你现在因为在意失去生育能力这件事而随便找了一个Alpha结婚生子。

我没办法相信这个理由。”

Charles咬着下唇不说话。

实验室里只剩下试剂在不断发出尖锐的惨叫声,几分钟后,Hank的试剂调配好了,乱糟糟的一锅粥变成了带着粉红色泡泡的透明质地。

Charles的声音比试剂的尖叫声还要低一个八度。

“可能,我是喜欢他的。”

从那个阴雨天温暖的拥抱开始。

Hank不意外的推了推厚重的眼镜,平静的把试剂倒进了另一个有标签的瓶子,收藏进了恒温柜。

晚上Erik来接Charles的时候,发现Charles情绪不太对。

他试探着问,

“晚上想吃点什么,Charles?”

”送我回家吧。”

Charles闷闷的说。

“怎么了?”Erik把车停在了路边的紧急停车道上,“今天遇见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吗?你可以跟我说的。”

不能跟你说。

Charles把头抵在Erik那个座椅的后面,嗅着属于Erik的气息,那让他稍微好过了一点。

Erik和Charles这几个月在Raven面前迅速开启了热恋模式,她一边嫌弃两个人过分的腻歪,一边默默地让出了时间和空间。

所以晚上Charles这么早回来简直让Raven吃了一惊,“我记得Erik今天不用加班。”

“你看,你都比我了解他。”

Charles失落的说出了这句话。

Raven敏感的察觉到了问题,

“但他可不愿意把我写在结婚证书上。那只是我的工作,Charles。”

“抱歉。我最近情绪有问题。”

Charles还是高兴不起来,他想扑进软软的床垫里,但他现在显怀了,他只能仰卧。

“那不是你的错,是你肚子里的小家伙。”

Raven跟着他进了房间。

“你知道它是怎么来的吗?”

Charles突然发问。

“总不会跟我一样是垃圾桶里捡来的,你小时候经常这么跟我说。”Raven耸耸肩。

“不是。”Charles顿了一下,“我和Erik去医院做了试管婴儿。”

Raven险些把手里的咖啡杯扔出去,“你说什么?!”

“就是你听见的那样。”

为了避免Charles被烫到,Raven把杯子挪到了安稳点的地方,她压低了音量,满是不可置信,“你疯了,Charles。为什么要那样?我本来以为你只是没被标记。”

“我...医生说我可能以后都不能怀孕了。”Charles试图用温和点的方式解释明白原委,实际上他现在有点后悔自己开口说了这件事。

“我那天状态很差,就遇见了Erik,总之,我们结婚了。他如我所愿的给了我一个孩子。”

Raven半晌没开口,现在事情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她得消化一阵。

咖啡变温了的时候,她才慢慢的询问着,

“这就是你说的契约婚姻?”

“对。”

Charles用手捂着眼睛,似乎不愿意面对变得越发复杂的现实。

“别傻了,Charles。我知道你在苦恼什么。”Raven最终坐到了他旁边,拿开了他的手,“Erik爱你,我们都看得出来。你们只是开始的时间和地点不太对。”

“他只是一个恰好遇见我的,非常有责任心的Alpha,而已。”

Charles强调着“责任心”这个词。

在他对自己的感情没那么迷茫后,他开始对Erik的态度感到了迷茫。

他承认他心动了。

哪怕他一点恋爱经验也没有,他也知道自己不至于真的在大街上拉一个Alpha就为他生孩子。他从小的信条就是要成为一个不比任何Alpha差的Omega,他不会在一个陌生Alpha的怀里哭泣,更不会如此草率的和对方结婚。

那天他一清醒过来就懊悔不已,他不能这么做,他有什么资格把一个陌生的,无辜的,甚至很优秀的Alpha卷进自己的生活里?

这样他和那些利用Alpha同情心骗婚的Omega还有什么区别?

他们甚至连婚前财产公证都没做!
Erik真的拿到了他的法律学位吗?

Charles没想伤害Erik,契约只是出于维护Erik的目的而写的,他写明了他会在离婚的时候自愿放弃一切权利,他不会拿走Erik一分钱,更不会要抚养费。

他只是...他必须得这么做,不然他无法安心的接受这场婚姻,更没办法继续去向Erik恳求一个孩子。

Erik把合约撕碎的时候他失落极了,他原本以为自己起码可以名正言顺的待在对方身边直到孩子降世,现在他只能尽可能要求自己远离Erik,别再给对方带来一点不应该的负担,他不知道该怎么补偿Erik才好。

他从医院逃了出来,又开心又难过。

这是他们的孩子,只是它还没降世就要承担以后不确定的命运了。

他不知道几个月后会怎样,Charles脑海里不受控制的出现了画面,自己一个人带着刚出生的孩子,在孩子稍微长大一点的时候就像当年骗Raven那样骗他无辜的孩子,

“你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

Charles因为这个想法心脏狠狠地收缩了一下。

如果Erik没找来就好了。

如果他们没经历这么快乐的几个月,如果他和Erik不是那么合适,如果...他不是那么喜欢Erik,他就可以坦然的告诉自己他就是随便找了个Alpha生孩子而已,然后毫不犹豫的离婚。

Hank让他确定自己心意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他可能不只是想要留下这个孩子,可是Erik呢?Erik真的不会离开他吗?

几个月前他还能满不在乎的对自己说,自己生孩子养孩子没什么大不了的,但现在他做不到了。

“别瞎想了好吗,Charles,别瞎想了。”Raven看着几秒钟里迅速眼睛盈满了泪水的Charles简直想呼唤上帝来救救她。“我知道孕夫情绪敏感,但你不能这么怀疑Erik。他根本没在你那个见鬼的协议上签字。”

”...不是那样的。”Charles把脸埋进了膝盖里,“不是他的错。”

那天小Omega是哭着入睡的。

第二天Erik来接他的时候被他吓坏了,他捧着Charles的脸仔仔细细的看着,“如果你不是半夜被人潜进去揍了,你肯定是哭过了。”

他心疼的吻了吻Omega哭得肿起来的眼睛,有点希望Charles能请个长期孕假。

Erik给靠在门边一脸看好戏表情的Raven递了一个询问的眼神。

Raven摆摆手表示根本不想回答,“Charles昨晚连续剧看多了。”

Erik疑惑的看着明显伤心过度的Omega叮嘱着,“你不能有这么大情绪波动,这对孩子不好。”

女王本人离开了这个车祸现场,准备去打卡上班了。

Charles眼泪汪汪的抓着Erik的手突然宣布道,

“我想和你搬到一起住,Erik。”

还没走远的Raven耸了耸肩,

终于不用每天被迫吃狗粮了吗?

评论(6)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