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_Toffee

通俗狗血,就这样。

【EC/无能力AU/ABO】关于形婚这件事(八)(完结)

先结婚后恋爱。

准备好了吗?

17.

孩子要降世的那天早有预兆,Erik在睡梦中就醒来了,他甚至夸张的跟Logan描述道,“我感觉wanda在喊我爸爸!”

Logan无情的嘲笑他恋爱使人失智。

他火速把已经开始阵痛的Charles送去了医院,在焦虑的等待天亮的同时,Logan从冰岛乘直升飞机赶了回来,Raven也第一次以素颜状态出现在Erik面前,她甚至还穿着粉红色的拖鞋。

然后Erik就严禁再叫更多的人过来了,Charles需要安静,于是Raven默默地放下了手机,放弃告诉新晋小男友Hank这个消息。

Raven翻看着网页上各种血肉模糊的生产过程,还打开了一个专门讨论产房外等待心情的帖子。

她突然对着那个立在墙边紧张到僵硬的人影说道,“如果让你选择保大人还是保孩子,你会选哪个?”

Erik没有如她预期那样干脆的回答保大人,他想起了Charles是如何拼命的想要这个孩子,甚至他们就是因此在一起的,如果由他来决定舍弃对Charles而言那么重要的事物,真的公平吗?

Erik沉默的时间久到Logan都开始嫌弃他,“不会吧?这不像你的作风,你需要想这么久?”

Raven在暴躁的等待中想要打人,“Charles说的不会是真的吧?你根本不爱他。”

Erik转头认真的看着Raven,“Charles真的那么说了吗?”

“一字不差。”

“你们都这么说。”

Erik笑得苦涩。

如果我之前一直学不会爱人是怎样一回事,那现在这是报应吗,在我终于遇到了喜欢的人的时候,我竟然完全不知道怎样能让他觉得我真的喜欢他。

“可能我们的结婚过程有点趁人之危,但请不要质疑我对Charles的感情。”

好在Erik最终给出的答案里依然选择了Charles。

这让Raven收回了劝Charles离婚的念头。

Erik跟自己说,就自私一点吧,他不能在任何一个假设里承受失去Charles的可能,哪怕Charles会恨他。

三个人默默地从午夜守到了天亮终于等到了第一声响亮的啼哭,然后三十秒后响起了第二声。

谢天谢地。

Erik感觉自己当年双学位毕业答辩的时候也没这么紧张。

护士出来通知家属,

“手术顺利,孩子很健康。”

“Charles呢?”Erik追问着。

“由于消耗体力过多,现在还在昏迷状态……”护士拉住了Erik,“但是不会有生命危险,这是正常现象。你们可是双胞胎。”

然后三个人就一起扑到了观察室那个透明玻璃前面试图跟刚出生还红皱着的两个小家伙打招呼,但两个小东西连眼睛都睁不开,只顾着呼呼大睡。

Erik为自己的神预言洋洋得意,

“我早就说我会有一个女儿和儿子,他们的名字都取好了。”

Logan感慨万千的拍着Erik的肩膀,“真想不到你这种家伙也会有家,祝贺你,这次是真心的。我从冰岛扔下了一个一千万的合同就为了来看你成为父亲的这神奇一幕,你们没让我失望。”

18.

Charles第二天醒来的时候,Erik就趴在他床边,睡姿别扭,脸上还冒着青色的胡茬。

他想戳戳Erik的脸,但是Erik在他动的时候就醒了过来,然后抓住了他的手塞回了被子里。

“你醒了,Charles。”Erik的声音有点哑,透着一种疲惫的性感。

“我睡了多久?”

Charles发现自己的声音还要更糟糕点,就跟翻着毛边的布料在摩擦一样。

“两个白天加一个晚上。”Erik给自己倒了点水,顺便也给Charles喂了些。

Erik接下来就开始喋喋不休的跟他讲wanda和Pietro有多可爱,谁也想不到他们真的如此幸运的拥有了一儿一女。

“就叫wanda和Pietro吧,好吗?”Erik期待的看着Charles。

Charles的眼泪突然就下来了,他说不出话,但艰难的点了点头。

Erik还满心充盈着因为新生命到来而产生的喜悦,他把Charles按在肩头安慰着,“这真的很辛苦但也很幸福,我知道的。你想看看他们吗?”

Erik帮Charles弄了个轮椅,推着他去了婴儿监护室,wanda正处于难得的清醒时间,睁圆了眼睛好奇的盯着他们,Pietro还在睡,嘴里吮吸自己的手指。

他们两天前还在自己肚子里呢。

Charles看了看自己此刻空荡荡的小腹。

Erik显然感应到了Charles的想法。

“你也觉得很奇妙吧,两个崭新的生命,属于我们的孩子。”

Charles不愿意再多在这种温情气氛里呆一秒了,再多一秒他都没办法忍受Erik最终会离开的这个事实,他绝不能习惯Erik以这种孩子父亲的身份守在这里,不然他要怎么面对以后孤独又漫长的人生。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Charles抓着轮椅的扶手,冰凉的金属感给了他一点力量。

“什么什么时候走...?”Erik一头雾水。

“你让Raven帮你订机票了吗?哦对了,你还有Emma……”

“Charles你在说什么?”Erik心惊的俯下身来摸了摸Charles的额头,然后对比自己的温度,“我没听说产后综合症里有精神紊乱这条。”

“我才没精神紊乱。”Omega含着眼泪控诉,“明天我再醒过来你就会不在了对不对?你不能骗我,我得有心理准备。”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离开?”Erik蹲下来,把视线跟Charles齐平,“我永远也不可能离开你和我们的孩子,你们就是我的全部。”

“你是被我逼着结婚的,还有怀孕。”Erik的温柔让Charles无所适从,如果他还能走的话他一定率先离开这个地方,离开空气中牵绊着的Alpha信息素。

“没人能逼我结婚,我是因为喜欢你才跟你结婚的。”

“我们那时候才认识不到一小时。”Charles反驳道。

“根本用不了一小时那么久好吗?一秒钟就足够了。”

Erik握着Omega因为没有安全感而失温的手,慢慢的讲着,

“我们还没讨论过我之前的感情经历,我在等,而你一直都没有问。

我和我的第一任在一起的时候,我那个时候才刚成为一名金融从业者,没什么钱,也不懂浪漫,好吧,其实现在也不太懂。她陪我度过了很艰难的一段岁月,我们一起经历了人生的奋斗阶段,她甚至还为我生了一个女儿——她叫NINA,你看过她的照片,还夸她可爱。但是她却选择离开了我,听起来很不可思议对不对?

她跟我说我根本就不爱她,我只是随便找了个合适的还不错的Omega在履行人生责任而已。

我感觉她不可理喻,我去找她,跟她说,我们结婚吧,我会对你负责任的……噢,Charles,别露出那种表情,听我说完。

然后她拒绝了我,没过几个月就开启了人生新篇章,她和她的Alpha都是很和善的人,因为NINA的存在我们还有一些联系,如果你想的话,我们以后可以一起去拜访他们。

然后是我的第二任,我吸取了之前的经验,选择了一个非常理性的Omega谈恋爱,你敢相信吗,我们连约会的时间都能精确到秒,遇见你的那天我才刚跟她分手,她也说我不懂爱情,我在那条街上游荡,想着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这辈子还有希望能懂吗?

上天就在那个时候让我遇见了你。”

Erik替Charles把眼泪抹掉了,但是越擦越多,他只好跟初次相遇时那样让Omega拿自己的衬衫当纸巾用。

“你哭的那么伤心,我感觉我的心都要碎了。但你知道我跟我的前任们说过什么吗?我最讨厌她们哭了,我嫌弃过Omega没用,青少年时期还说过Omega只是生育工具这种话,就跟你讨厌的那些Alpha一模一样的。Emma不知道说过多少次像我这样的Alpha种族至上主义者就应该被公司开除。”

Charles破涕为笑,他看着Erik,等他讲完这个有点长的故事。

“然后你就问我会愿意娶你这样的Omega吗?我当然愿意!老天,我当然愿意!”

“你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你,wanda,Pietro,都是。你不知道你要让我签那份协议时我有多生气,我觉得上天在跟我开玩笑,我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真心喜欢的Omega,他却死活都不相信我喜欢他。”

“你知道吗?Charles。我有多爱你。”

Erik把Charles的手放在了心脏的位置,那里正在热情的跳动。

他们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了一大堆认识的不认识的人,Logan,Emma,还有趴在Hank肩膀小声抽泣的Raven,Charles的学生们发出了一阵唏嘘和口哨声,他们只是来探望教授的,这场完全意料之外的世纪表白像是给这帮没出象牙塔的孩子灌了兴奋剂,而更多人自发的开始给予了掌声。

Charles没有回头去看那些不该出现在医院的人群,也没看两个还一脸无知无畏但因为噪音而兴奋起来的小东西。

隔着皮肤和肌肉,他手掌下面的血液疯狂流窜着,Charles用另一只手拉近了Erik,两个人抵着额头。

Charles轻声说着,

“我想,我现在知道了。”

——FIN.

评论(15)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