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_Toffee

通俗狗血,就这样。

【虫铁】Moneyboy&Sugardaddy(ABO)(完)

Tony找新床伴的标准是,
活好不粘人,别把谁当真。

Ps.Sugardaddy类似于国内的金主爸爸,至于Moneyboy,都懂的。

1.
Peter排队买来了最新口味的网红冰淇淋,然后献宝式的想把第一口拿给Tony,让他先吃。

“很甜但是不腻!我们班上的Omega喜欢这个喜欢的都快疯了。”

Peter穿越人群护着冰淇淋,边跑边喊着,人太多了,他看不太清Tony身边站着谁,反正Tony认识的人比他多太多了,随便吧。

直到他真正看清那个人。

“啊...Captain?”
小男孩来了个急刹车,脸上的喜悦褪的一干二净。

Steve足足比Peter高了一个头,成熟Alpha的强大气势笼罩着四周。

如果Peter不知道Steve就是Tony那个渣男前男友的话,他此刻会羡慕Steve那身跟雕塑一样的肌肉的。

拜托,这个城市里哪个男孩不是看着美国队长的教育片长大的?

“所以...小男朋友?”Steve扬了扬眉,看了他一眼,眼神平静无波。

“不然呢?”Tony似乎也一样平静,就好像两个人从没有过那些轰轰烈烈的往事一样。

这里只有Peter一个人在手足无措的瞎紧张。

那就是属于真正成年人的不动声色的世界吗?

Peter沮丧的举着手里被烈日烤的快化掉了的冰淇淋想。

Steve那个据说曾经是通缉犯的现已婚伴侣,看起来也并不凶神恶煞。

Peter有一下没一下的扒着牛排没什么胃口的想着。

他们的话题他插不进去,他怎么可能知道那些发生在他出生之前,而且还全是国家机密的事情!

他只能跟对面不笑时候很凶,笑起来感觉暖暖的Omega进行眼神交流,尽力表现得稳重一点,不那么好奇一点。

他是不知道这些人怎么做到跟没事人一样的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讨论起事情还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

Tony显然是注意到了他兴致不高,难得在上车的时候帮他系了安全带。

Peter忍不住拿鼻尖蹭了蹭Tony埋在他身前柔软的头发。

“立场不影响我们的感情,其实大家还是朋友。”
Tony简短的给了一个解释。
“我们分手不是因为...起码不是外界传的那样。”

“说真的,我听不懂。”Peter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把自己沉在座椅里,好在安全带固定住了他,他没滑下去。

“你知道我身上那道疤怎么来的对吧?我只是恨他在那个时候真的想要我的命。而我,心软了。”

“我更恨我自己。”
Tony终结了这个话题。

2.

其实Tony当年找新床伴的准则是,

活好不粘人。

而Peter,一样也不符合。

他们的初夜糟糕透了,Tony是带着一夜风流的雀跃赴的约,然后以哄孩子的疲惫收了场。

他遗憾的盯着Peter形状漂亮的腹肌,它们怎么就派不上用场呢。

Peter脸红的快要滴血,“Stark先生,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学校没教过这个。”

“噢...那也许我该把你送到巴黎红灯区进修一年?”

Peter委屈的扁扁嘴,“对不起。”

“你真的是第一次?”
在Tony漫长的恋爱史里,Peter算得上是最糟糕的床伴...之一。

Peter看着他,身上此刻皱皱巴巴画着勾股定理的Tshirt都在大吼着自己是个纯情高中生。

“好吧...我信了。”

然后那天晚上就什么都没发生,Peter第二天早上轻手轻脚的爬了起来洗漱上课去了。

出乎意料的是,Stark先生没生气。
他甚至还在第二天放学的时候收到了一辆漂亮的红色跑车...

原来那句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所谓的床上情话。

3.

Tony有时候会给Peter讲一点他以前的事。

比如他的前任们。

无论是满是套路的油腻老男人,高冷禁欲精英男,看似纯情的大块头,谈得来的书呆子,或者跟他一样漂亮的Omega彼此慰藉......他们都说过爱他,永不背叛这种话。

“可你看看我现在,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Stark大厦,和一堆破铜烂铁。哦,对了,还有我那可笑的信仰。”

有一次Tony喝太多的时候迷茫的盯着Peter说了这些话,Peter不知道他透过他看到了谁,哪一位前任,又或者是年轻时的他自己。

但他都不在乎。

他只想大声的告诉stark先生,“你还有我。”
他想说自己真的不会背叛Stark先生,他会永远站在Stark先生这边。

可他不敢。

Stark先生会一遍遍跟他讲,“别把这段感情太当真了。我只是缺个暖床的,我会给你钱,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你明白吗?”

Peter就会乖乖的点头。

他没办法忘记他第一次跟Stark先生表白时候的场景,他鼓足了勇气,在拿到了MIT全奖入学通知的时候,第一次西装革履,第一次规矩的梳着大人的发型,拿着偷偷买的玫瑰和那张Tony给他的银行卡跟Tony说,

“Stark先生,车我早就还给Happy了,我不需要你的钱,卡里的钱我一分也没有动...”

Tony打断了他,皱眉看他,

“你不要我的车?也不要钱?那你要什么?任何工作行业,全世界任何地方,我都帮得上你。

告诉我你要什么,Peter。”

“我...我想要你,stark先生。”

Peter满怀希望的诉说着,

“我不需要钱,你不用给我任何东西,我的感情不需要任何东西来交换,但我不会背叛你,我会陪着你,直到永远。”

Tony出乎意料的大笑了起来。

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知道这话我听了多少遍了吗?Peter?”

“我宁可花钱买感情,我有的是钱,至于别的,我已经支付不起了。谁也别想...谁也不可能,再从我这里要走一点真心了。”

“别把这太当真了,小孩。当床上交易就好,你还太年轻,我相信你现在说的都是真的,情啊,爱啊,什么的,但几年之后呢?我会老会丑,而你会想找个年轻漂亮能给你生孩子的Omega继续过你的后半生的。”

就这样吧,小孩。
谁也别给谁机会伤害谁了。

然后Tony离开了那间屋子,继续去为他的开学典礼准备演讲,调试仪器,确认细节,最后通读一遍演讲稿...

他是台下不起眼的一名大一新生,而对方,站在最高的台上,MIT荣誉校友,全世界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全世界最有钱的人之一,还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人之一。

短短的十几米,却像横跨了一个世界。

那之后Peter再没傻乎乎的数自己储蓄罐里的硬币了,也没有再因为卡里每月固定上涨的余额数字而感到心慌或者愤怒了。

Nade提醒他,你不用那么拼也能轻松拿到你的学位。

而Peter只是想拉近和那个人的距离。

他也想站在和他一样的高度,看看那里究竟有多冷。

4.

那次争吵后,
他们还是会做爱。

Tony本来以为Peter不会在他这个发情期里出现,他遗憾的翻找着许久不用的抑制剂,想着上哪里再去找一个这么乖又可爱的Alpha供他使用。

但Peter还是来了。

没有如他预期那样孩子气的大吵大闹,或者扔下一些诸如“看看你,没有我你就不行吧”之类的狠话,就像他前几任那样。

他只是安静的跟他接吻,然后突如其来的问了一句,“我能标记你吗?”

“你会吗...?”Tony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抗拒或者厌恶这种典型的Alpha式占有欲,他鬼使神差的问了这么一句。

也许是因为Peter跟他第一次的时候是如此青涩,导致他对这个印象挥之不去。

“我可以学。”Peter盯着他。

Tony第一次从自己一向乖巧的小男朋友身上感觉到来自Alpha的压迫感。

“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学。”
他固执的重复着。

Tony有些心慌意乱,Peter好像突然就变成他不熟悉的样子了。

他推了压在他身上的Peter一下,可是短短一年时间Peter居然比刚见面长高了将近10cm,一身早已不属于小男孩的肌肉稳稳的压着他不能动。

“我不会强迫你。我在征询你的意见。”
Peter执拗的继续问着。

“那你就试试吧。”
Tony赌气一样的说,他就不信Peter敢动他,或者伤害他。

结果Peter真的那么干了,完全出于Alpha本能。

Tony事后的好几天都觉得不可思议,他被自己养的小孩标记了。

他很想忘了这件事,但他那几天走到哪都会被人不断提醒,先是Happy,在他早上进办公室的时候发出了一声与他形象极其不符的尖细叫声,“你被标记了!Stark!”

“不用你告诉我。”

“你现在全身都是Peter的味道,你自己知道吗?”
这是Natasha,作风干练的女Alpha出任务回来送材料的时候说了一句。

“...我不想知道。”

“我要去告诉Steve。”Natasha耸耸肩,“有生之年对不对?我们都希望看到你幸福,虽然这些人里没有能给你幸福的人。”

Tony早就过了一个Omega会因为被标记而害羞的年纪了,他只是继续他的工作,当这个联结不存在一样。

兴奋的只有Peter一个人,Tony能感觉到他看着自己的时候满脑子都是,
“我这辈子只会标记一个Omega。”
“我只喜欢他一个!”
“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他!”
“没有背叛!”
“我是stark先生最忠诚的拥护者!”

那些对话气泡让他烦不胜烦,他会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想要干脆做手术把联结取掉算了。

但他回头一看Peter,对方就会露出那种透着真诚喜悦的笑容。

——你看你看,真神奇,Stark先生知道我在看他!

算了。
Tony想。

结局就是他给Peter重申了他们的恋爱规则,“别那么认真,小孩。”

5.

Tony有时候会为Peter脸上天真的表情感到害怕,有一次他出门了将近一个月,回来时Peter就在机场人来人往处拥吻了他,他说看不见他就像丢了全世界。

他不想说情话,更不想对谁有牵挂。

他怕Peter会离不开他。

那这个孩子的后半生该怎么办呢。

那个五月的夏天,
Peter在毕业典礼上苦等Tony。

直到所有家长都入场了,广播一遍遍催着让所有毕业生就位,他坐在夕阳西下的台阶上,看着路尽头。

Tony没来。
直到场地又空了,还是只有他自己。

一定出了什么事,Tony从不失约。
Peter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他去找了Happy,
“告诉我实话,
我有权利知道真相。”

“没有什么真相。”
Happy摸了摸他现在已经花白的胡子为难的说,
“你知道我们的年纪比你足足大了一倍,身体偶尔出点问题太正常了,天天那么健康才是异类。”

Peter守在ICU发着呆,这就是Stark先生说的分别。

不是人为的那种,是天命。

他小心翼翼的盯着跳动的心电图,生怕有一下断了。

Tony醒过来过一次,他那会的眼泪还没流完,啪嗒啪嗒打在了Tony的手背上。

然后他哭着跟Tony说,“...你不要走好不好...”

你怎么一点长进也没有。

Tony想伸手擦擦他的眼泪,可是没力气,举不起来手,然后他就在手心一片温热的触感里再次晕了过去。

再然后,Tony奇迹般的出院了。

Peter推了一切实习,工作,毕业旅行,专心的陪Tony,Tony在客厅裹着毛毯腿上还放着笔记本电脑,边工作边不断的吐槽Peter,“饼干太干了...奶油太多了...这个果汁甜到掉牙了...”

Peter在流理台那里探了个头出来,甜蜜的笑道,“我知道了,Stark先生。”

Tony的好友们陆陆续续过来看望他,Peter端着一些自制小点心,带着灿烂的笑脸挤到了他和Steve中间,这个行为被Tony默许了。

满屋子头发斑白的人里Peter实在是显得太年轻了,太年轻了。

即使是Steve这样不容易多愁善感的人也感受到了时光的力量,他们都老了。

已经到了一种政府不跟他们签各种协议都不担心他们出乱子的地步了。

即使Peter已经不像几年前那样不知所措,他可以跟很多人找到可以聊一会的话题。他的活力在这群平均年龄过半百的人中间还是太刺眼了。

八九点钟的太阳。

小型聚会散了后,Peter扶着Tony去了研发室,那里存放了几百套钢铁侠战服。

Tony靠在那个他工作了几十年的台子前面,看着这些自己太熟悉的,跟左右手一样的存在。

自己走后,
这真就是一堆破铜烂铁了。

“你以后想怎么办呢?小孩。”
Tony自言自语着。

Peter站在他不远处的身后。

重复着内心从未变过的告白。

Stark先生,我知道你有很多很多超级厉害的朋友,有数不清的钱,世界各地都有你的产业,而我,只有这一颗真心。

如果你要,就收好,
如果你不要,它也只为你跳动。

这个时代,下一个时代,所有时代。

——FIN.

*虫铁太好嗑了。

献给某位太太❤如果不嫌弃的话。

评论(11)

热度(395)

  1. TbB奶糖_Toffee 转载了此文字
    他们真的太好了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