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_Toffee

通俗狗血,就这样。

【锤基】Underwater(他说,他不喜欢女孩)(一)

刚才忘记发封面了…

1.
Loki很早就知道自己是个gay了。

很简单不是吗?同龄的男孩子都在盯着姑娘的白大腿瞧,他却更偏爱橄榄球​场上那些蓬勃而有力量感的肉体。

Frigga知道的似乎比他本人更早,在某个春天的晚上,温柔的母亲等在了他的房间里,手里拿着他那本《Out 》,封面上的男星正秀着夸张的肌肉。

“我从来无意干涉你的隐私,但这个...早上从你的书包里掉了出来。”

Loki的脸涨红了,低着头不敢看她。

“把头抬起来。自己做过的事,自己选的路,你都得学着去面对。”
Frigga的语气并不严厉,Loki摸不透她的想法。

“妈妈...”他不知要如何解释自己那被突然曝光的隐秘,最终Loki选择先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父亲知道吗?”

Frigga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她看着她那脸庞还尚且存着稚气懵懂的孩子,摆手让他走过来,给Loki的手心里塞了一个东西。

后来的好长一段时间的夜里,Loki都盯着那天Frigga塞进他手心里的东西发呆,一遍遍的回放着母亲从肌肤接触之处递来的潮湿暖意和那句低低的耳语,

“在学会爱人之前,你得先学会保护自己。”

2.

Thor正穿着一丝不苟的黑礼服站在几步之外,他没打伞,雨水顺着他过长的编发滴滴答答的浸进了领子里。

“我以为你在母亲面前多少会正经些。”

不知道过了多久,参加告别会的人都散尽了,Frigga的墓碑前只剩下了一跪一站的两兄弟。Thor才第一次开口,不带任何感情的。

Loki还兀自沉浸在回忆里,怔怔的盯着手里的保险套盒子,早已过期了,却还没拆封。

那年他才十四岁,Frigga不算是非常了解这个群体,她一样怀揣着些许偏见,潜意识害怕Loki会伤害到自己。

奇迹的是,于Loki而言,这样的叮嘱竟然没有任何伤害,他只觉得自己是被爱的,像回到通身浸泡在羊水里的婴儿时期,那样温暖而有安全感。

“Loki,我在跟你讲话。”
Loki最终被Thor加重的音调拉回了魂魄。

“你还是那么自以为是。”Thor的语气冰冷,“这个家因为你支离破碎,从父亲到母亲…就没什么能让你清醒一点吗?”

清醒?

他肯定是不清醒,无论现在还是当年。

Loki捏着手里淋得湿透的纸盒,被冰冷雨水冲击得有些麻木的脑子艰难的转动起来,他并非无法辩解,也不是说不出什么更刻薄的话去回敬,只是他早就吵够了。

何况是这是在Friga墓前。

他匆匆从美国的西海岸赶回家乡,不是为了继续这一场永无止境的纷争的。

“你还是觉得你没错。”

“我不想再提这件事了。”Loki撑着被雨淋得泥泞的土地艰难的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向出口方向行进,黑礼服像破布一样挂在他身上。

Thor快步跟上了他,“你不能离开。明天律师会宣读Frigga的遗嘱。”

Loki的脚步顿了一下,Thor险些撞到他身上,“没必要了。无论是房子,钱,还是继承权,任何一切,跟我这个外姓人都无关。我只想送她最后一程。”

“然后回去继续和你那些不男不女的朋友鬼混吗?”

“Thor Odinson,我最后警告你一次,”Loki倏地转过身去,“别用那个词。”

“呵,不想让别人说,就别那么做啊。”Thor似乎完全没有接收到任何警告,脸上满是戾气,“谁知道你们这样的人是不是西装里面还穿着粉红内裤呢?”

“好啊...”两个成年人几乎开始了跟几年前差别不大的幼稚园级别人身攻击,Loki嚣张的一把拉过Thor的手放到自己的腰带上,“世界上最男人的Thor先生,那你不如自己来看看?”

Thor就跟被烫了手一样的猛地把手抽了回去,力道之大还晃了Loki一下。

为了不扎进泥地里,Loki下意识的扯住了Thor的衣领,Thor为了躲他极力挣扎,最终结果就是两个人双双跌进了泥泞的雨地里。

Thor比Loki爬起来的快,他大概是盯着Loki看了那么几秒,Loki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没来得及继续嘲讽Thor——全世界最男人的Thor怎么在此刻怂了呢?

Thor就已经大步离开了。

3.

Loki慢吞吞的拖着步子往老宅的方向走——Odin喜欢把那叫成“金宫”,在他眼里也就是个房子罢了。他实在没什么别的选择,Asgard这地方根本就没有旅馆,这地方不通火车,没有飞机场,人们也不用汽车。

他更没有一个朋友家可以借住——他在这里就没有朋友。

所以最后他还得回到那个五年前把他赶出家门,逐出族谱的“家”,去恳求他根本不愿意再见一面的Thor殿下收留他一晚,好让他不至于冻死在冰雨中。

金宫在半山腰,Loki离开镇上后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看见那所熟悉的尖顶红房子在郁郁葱葱的针叶林里冒了个头。

路上偶尔还能看见几所废弃的住宅,树苗都从窗户里长出来了,藤蔓压得屋顶几欲坍塌。

再过几年,这里就会是废瓦一堆,没人能知道这里也有人生活过。

Loki往手上哈了口热气,搓了搓冻得发红的手背。

这条路他很熟悉,他和Thor以前经常走。

但也只有他和Thor。

在他很小的时候,附近的人就开始陆续搬走了,当地政府承诺给他们在山下统一修建房子,供水供电供暖,一开始Odin很固执的认为这是外来侵略者的谎言,直到山下房屋真的建成。

理所当然的,有人动心,签了协议。

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Odin怒不可遏,可他没办法阻止人们在更大的利益面前动心。这不是那个属于众神之父的年代,更不是一个以信仰之名能让人卖命的时代。

五十年前,一个徒手可以跟野熊搏斗的男人是个传奇,人人都会奉他为神明,可如今,十岁的小孩子只要拿上猎枪都比他有杀伤力。

Loki回忆着,后来更多的房子修好了,山上的人越来越少,就在不经意间的某一天,Odin发现,除了他们一家,所有人都搬去了山下。

也是那一年冬天,Asgard第一次在黑夜里有了灯光,古老的传统在一夕之间颠覆,Odin站在阁楼从窗口往外看,山下熙熙攘攘,灯火连成线,与空中繁星交相织映,父亲眼中的光彩却骤失。

Loki看得明白。

Odin就在那一刻开始老去。

【锤基】Underwater(二)

评论(1)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