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_Toffee

通俗狗血,就这样。

【锤基】UNDERWATER(他不喜欢女孩)(二)


【锤基】underwater(一)

4.

后来Frigga提议送他们去山下念书,Odin也并没有再反对什么。

他渐渐变得寡言。

他不再出门狩猎,也不再喜欢和他的子民聊天。

他在用自己的方式拒绝“入侵”。

可他拒绝不了岁月走过的痕迹。

他一天天班白的头发,不再强壮的肉体都在于世宣告众神之父正在老去。

世间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如果你不能接受它,就只能被它抛弃。

整个Asgard的人都默默接受了这一事实,固执的人除了Odin,也就只剩Thor了。

他不接受父亲的皱纹和白发,不相信父亲也会老眼昏花。

他记忆里的Odin战无不胜,是部族最伟大的首领,箭无虚发,徒手可以与狼搏斗。

可是又如何。

伪神与神的不同之一便是,伪神可活不了五千岁。

Thor曾经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偷偷问Loki,“迷信是什么意思?”

“就是把假当成真的。”
Loki那时候随口答着。

“老师说,Asgard封闭又迷信,那是真的吗?”
Thor的脚步声停住了,Loki没理他。

“可是神是存在的啊,我父亲是众神之父Odin。”
Thor还在身后不远处大喊着。

“别傻了Thor。”Loki烦躁的回应,“是个人都可以给自己取名叫Odin。就像你也可以叫雷…”

“——不许你侮辱父亲!”

……

那会他们也打了一架,也沾了一身泥。

不同的是,
那时候,有Frigga笑着包容一切。

不同的是,
那时候,Thor不舍得真对他下手。

不同的是,
他当时还叫Loki Odinson。

天已经彻底暗了下来,整个山上只余老宅门口那一点幽幽的昏黄。

Loki有点恍惚的站在门口,他以为他从不怀念那些时光,他的心够冷够硬,他被伤得够彻底。

可人不能选择过去,无论怎么去拒绝,他都是在Asgard长大的孩子。

他没办法假装那些事情不存在。

Thor早就从楼上望见了Loki,他特意到一楼来等着他敲门,却迟迟没有声音。

屋内的昏暗寂静让他开始烦躁,Thor痛恨Loki骨子里的不服输,他就永远没有先低头的时候。

——就像那时候,如果Loki肯承认自己错了,只要他肯那么说,他就会不顾一切原谅他。然后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外面的风雨打得树叶哗啦作响,他回忆起了Loki一身的泥泞——那是他的杰作。

Loki会生病吧。
他从小身体就不好。

Thor坐在火炉前神思涣散。

远处几声狼嗥惊醒了他。

他从壁炉前跳起,给自己找了个正当理由拿着猎枪冲了出去。

不远处有个孤零零的影子。

Loki站在门口,铁栅栏外面。

——可Thor就没锁上它们。

“你要打死我吗?”
Loki的声音里有鼻音。

白天葬礼上一丝不苟的束发完全散开,全纠缠在了侧脸上,小脸上都是泥泞,脏乎乎一片。

Thor叹了口气,他不想让自己表现得那么迫切,可他急匆匆的脚步声还是暴露了他。

他拉着Loki进屋,把他按在了壁炉旁取暖,拿了一个很大很软的毛巾给Loki擦脸和头发。

Loki任他摆弄,直到他感觉自己好点了。

他按住了Thor的手,“我想洗个澡。”

Thor一言不发的把手抽了出来,退了一步。

“可以吗?”
他的声音低低的,像一只在遭受虐待的猫。

“你也这么跟你那些男朋友撒娇吗?”

“我不想吵架。”Loki闭了闭眼睛,不知道自己哪一句听起来像是在撒娇,他连牙齿都在打颤,他很肯定自己没这个精力,“Thor Odinson,请你回答,行或者不行。”

“一楼过去右转。”

Thor把那条长毛巾扔给Loki,然后独自上了二楼消失在转角。

5.
说实话,没进到温暖的屋子里之前,Loki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冷。

他坐在壁炉前面没动。

内心很渴望一个热水澡,
但他没力气,也没勇气。

“金宫”还是老样子。

无论外面怎么变化,只要他一踏回这间屋子里,他就会被封印回父兄阴影之下。

在一个崇尚武力和肌肉的国度,Odin永远只会有Thor这样一个优秀的儿子。

壁炉上方仍然挂着那个大到夸张的兽头,Odin称呼它为“火焰巨人”苏尔特尔。

“那是我哥哥威利和菲拿命换来的。”
当年Odin背对着他和Thor那样介绍着。
“总有一天,你们中会有一个人,同他同我一样,继续为保卫这片土地而战。”

火苗跳跃的光映在了Loki脸上,忽明忽暗。

如今,Thor的的确确是在继续保卫着这片土地。

他过着最原始的生活,拒绝一切现代化的便利,要求整个Asgard以被“同化”为耻。

可那真的是在守护Asgard吗?

柴木烧得噼啪作响,Loki冻得僵硬的肌肉慢慢舒展了一些,最后他蜷缩在那一整张熊皮地毯上睡着了。

凌晨两点,雨水敲打着窗户。

Loki睡得并不安稳。

他梦到了很多旧事。

Sif抱着书本路过教室窗外,发梢扬了起来,男孩们都在吹口哨。

他收到了几封情书,但不是给他的。

新来的物理老师叫Jane,Thor很喜欢她。

还有那个被扒光了衣服的男孩,大家都说他是“娘娘腔”,肯定是个“该死的同性恋”。

领头欺负人的是个一脸雀斑,瘦高个,皮肤苍白的男孩,他做出了一脸恶心的表情,“他碰到我的手了,我会不会被他看上了。”

Loki用一种上帝视角俯视着一切,他却不记得这事究竟是哪一年发生,他拨开人群凑近了去看,那男孩哭得惨极了,他的衬衫被拽掉了两颗扣子,周围有很多细细碎碎的议论声,并不能听得很清楚。

“你叫什么名字?”

那孩子的脸抬了起来。

“Loki Odinson。”

窗外炸起一声惊雷。

他在那个瞬间被拉回了现实。

——这里是“金宫”。

那些事并不是真的。

Loki慢吞吞的坐了起来,冷汗把整件礼服都黏在了他身上,他现在闻起来就像个坏掉的苹果派。

“你哭了。”
Thor背靠着窗户,在闪电残留的炫光中只留一个黑影。

“哦。”

“像个小男孩。”

“嗯。”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

Loki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肩膀,试着站起来,他不应该用那种睡姿,难怪会做噩梦。

“借我件衣服穿,Thor。”

借着壁炉残余的点点火光,他感觉Thor往这边走了一步。

“你做噩梦了。”

“梦见你算噩梦吗?”
Loki不太想讨论这件事。

“你梦见我了吗?”
Thor走得更近了一些,只是Loki还是看不清他的轮廓。

“我没有。”

又一道闪电打过,屋内霎时明如白昼,Loki却被完全笼罩在Thor的阴影之中。

他抬起Loki的下巴,仔细的一点点把他的小脸抹干净,Loki的身子僵硬在了那。

“你其实不太善于说谎,Loki。”

Thor的鼻尖都快碰到他了,Loki控制不住的心跳加快,他用力推着Thor的胸膛,但那一点作用也没起,只有在这个时候,Loki才会觉得,相比于智力,武力并非是完全无用的。

他把头完全侧了过去,Thor又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转回来面对他。

最终Loki摔在了地上,Thor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别那么做。求你。”
Loki用手捂住了脸,刚刚擦干的眼泪又顺着指缝流下,他不算一个爱哭的人,但总在这个人面前软弱。

“放过我吧。”

“你不喜欢这样?”
Loki看不到自己曾经的哥哥现在脸上是什么表情,他也无法想象这句话的含义。

“你不能把我想象成会喜欢所有的男人。”

“可你勾引过我。”

“我不记得。”

Thor慢慢的说,像是在回忆,
“你从小就怕雷声,那天夜里也是这样的暴雨,你跑到我的房间…”

“别说了!”

“…你钻到我怀里,我捂着你的耳朵,就跟小时候一样。然后你说,我好像不喜欢女孩…”
Thor停了下来。

“…我喜欢你。”Loki吸了吸鼻子,声音里都带着哭腔,“你这个骗子。你说你没听到。”

“我现在听到了。”

评论(8)

热度(65)